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Rejuvenescence结局篇

以前那个Lunatic Slave论坛因为设了同人区而被封过一次,再开后就取消了同人区(妈妈的俺们的LS同人清过清水!那么多高H论坛明目张胆怎么不去查啦~!)于是Rejuvenescence的结局当初只贴在论坛的,现在就放来这里吧。因为有些人可能没有上论坛看到的~前三段可以在“臆想文书”分类里找

题目:Rejuvenescence
类别:LUNA SEA同人
配对:JxINORAN

还是那句话,如果有考据派发现bug请一笑置之吧=v=



他们来到的是自己的学校,Inoran把他拉上教室门口。
“就是这里。”
“什么?”J已经完全被他搞得找不着北了。
“我就是从这里过来的。”他盘腿在那扇他睡着的窗子前坐下,“我等他。”
J满腹狐疑,在他身边坐下来。
“你今天很奇怪,清信。是出了什么事吗?”
“嗯。”他点点头,“润,我只是希望,你能理解我。”
“什么?”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一直在我身边,教我练琴,帮我打架,容忍我的坏习惯……而且,是你帮我渡过了我最困难的岁月。”
“……怎么忽然说起这个……”J尴尬地偏过头。
“我们将来也一定会在一起。”
“嗯,一定。”
“以后会遇到更多的事情,你一直走得比我快,但你经历的磕碰也比我多,经历的迷茫也比我多,所以我希望……我不能指望能够消除你所有的猜疑和痛苦,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你最好的朋友,朋友们,一直在你身边,不会离开的。”
J转过头来,他听着这话不对味,怎么像临终遗言似的。
“清信你别吓我,你老实跟我说,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你快说!”
Inoran忽然握住他的手,五指紧扣。
我眷恋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可为了J,我必须走。对不起,小野濑润。
四周安静得令他们二人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J慢慢弯起五指,二人十指,紧紧相扣。
“陪我吧,在这里。”Inoran把头靠在J的肩膀上,闭上眼睛。

J回到家里,扔下钥匙,打开桌边的电话答录机,一条一条地播放。
前几条是关于工作的进程,还有场地的问题,有一些是以前的女朋友打过来,娇滴滴的声音带点抱怨,还有一些是亲人打来嘘寒问暖。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听着。
[喂,是我。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但……但请你到我们以前喊话的走廊来。记住一定要来!如果你以后还想见到我的话!]
J愣了一下,电话转到了下条留言。
他马上扑到电话前,又播放一次。
熟悉的声音,却有一点稚嫩的腔调。
来电显示是无法识别号码。
“搞什么,这家伙,被人绑架了吗!”
他迅速套上衣服,一抓钥匙走出了家门。

“睡着了吗?”J轻声问。
Inoran没有回答。
J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Inoran身上。
夜好长,有烟就好了。J想。

“你在那边吗?”

“喂,回答我啊!”

“咦!你不是在睡觉吧?”

“你这混蛋居然敢耍我!快给我起来!”

……吵死了,Inoran睡得昏昏沉沉,头一偏滑出墙外,差点整个人滚到地上。
他揉揉眼睛,教学楼已经被夕阳染成一片橙红色。
J站在对面的走廊上,有点气急败坏。
Inoran对他挥挥手:“嗨,你来啦?”

End


后续
狂热的一夜,五万五千个Slaves的眼泪和欢呼,在世界各地,还有更多。
Inoran在哭,这时候哭和笑产生同一效应。
事后他被揶揄得很惨。
J看在眼里,玩味地笑。
Inoran抱着吉他东跑西跑,异常活跃,J却很安静,似乎平均移动四格阶砖的换了一个人。
完满的夜,在这片天空下,重新开始。
7年了,有点生疏,可一切又是那么熟悉,就像身体某个部分一样,不去想他,却牢牢记住。
自然地,把右手伸过去。
左手似乎有感应一样,贴了上来。
十指。
紧扣。
他们对着台下的Slaves们欢笑,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

“哎Inoran来了?”
Scott惊喜地招呼J,J的乐团成员也很久没有见过Inoran了。
Inoran拎着几个小袋子:“希望你们Live顺利啊,这是慰劳你们的,竹夹鱼定食!J你也过来吃嘛。”
“哦,谢谢啊。”J赤裸上身,在房间一角不痛不痒地应着,又瞟他一眼,“你送个饭有啥不好意思的?脸这么红?”
Masa看看Inoran,本能地用手去碰他额头,忽然触电一样缩回来:“雪特!你发烧啦?”
J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摸摸他的额头,忽然怒道:“你有没有搞错!?”
“那天在学校睡着了,受了点风寒,One night dejavu又兴奋过头,所以就……”他耸耸肩,一脸无辜。
“你还不快回去你自己后台休息?”
“有点事跟你说。”
Inoran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一边,乐团的其他成员见状,识趣地端着饭盒蹑手蹑脚地到别的房间去了。
“我跟你说那天我在学校里面发生的事。”
“你还好说,我以为你被人绑架了呢。”
“没有,其实我……”他眯着眼睛,一字一字地说,“穿,越,了。”
啥?J的脸一抽搐。
Inoran跳上桌子坐着,J站在他面前。
“你脑子烧坏了吧?”
“我是从1986年给你打的电话,帅吧?我看到了那时候的你。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我的确回到过去了,我跟你说过,你经历的坎坷会比我多得多,那是未来的我对过去的你说的话,你看是不是都实现了?”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J现在想做的只是想把这家伙抗回去他自己的休息室,把他摁沙发上睡个觉,并堵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再说胡话。
“我还说过你要相信我……”
Inoran自顾自说:“我知道你现在,对将来不太确定,是吧。你沉稳了,想得也越来越多,虽不会像以前那样动不动搞个忧郁症来吓人,可你……还是让人担心。”
“Inoran,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相信……”
“可你心里边怕,我感觉到,你担心,大家都变了,不再是原来那个追梦少年。”
你怕一切都无法按照你既定的方向走,你甚至怕开始。
Inoran用手臂勾住J的脖子,把他拉下来,把唇贴上他的唇。
柔软绵长的一吻,带了体温以外的热度。
J俯身把Inoran压在桌子上,用手掌枕住他的头为防他磕到,舌头更深地探进他的唇齿间,找寻那失落已久的味道。
就当自己是烧坏了头壳吧,Inoran想着,嘴唇从J的唇上抹开,往下移动至脖子,手臂,前胸。
J的手探进Inoran的衣服里,滚烫的温度,灼痛他的手臂。
他心里一紧,把手收了回来。
“你……你回去休息吧。”J在他耳边说。
Inoran把衣服拉好,跳下桌子。
“今年谢谢你的关照。”他临出门的时候想起什么,又转过来,看着J的眼睛,认真地说,“明年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这么说,生分了。”J拍拍他的脑袋,“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开车送你去看医生。”
Inoran出去后,J还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什么,嘴角带着笑意,于是他发现自己愣神了,自嘲地摇摇头,抓抓头发,低头却发现了自己胸前几颗“井上制造”的小草莓。
“靠,这家伙!”居然给他留这么一手。
那天晚上所有眼巴巴地等J赤膊上阵的Pyro们都失望了,包括在场的A姓少女。

DJ Bass见Inoran满面春风地走进来,便说:“生病还这么开心啊?有遇到高兴的事情吗?”
“有啊。”Inoran报以夸张的咧嘴大笑,队员们一阵恶寒。
“听说很多乐团后辈今天都来看J的演唱会呢。”Ommy说,“刚刚还在门口碰到一个。”
“我知道啊。”Inoran依旧笑得甜美可爱。

清信醒来,坐起身子,旁边的润趴在草地上看着一本音乐杂志。
穿着校服的二人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身上沾满了青草的芳香。

“润,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你要听吗?”

全文完
[PR]
by miyagi-slave | 2010-12-30 02:21 | 臆想文書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