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脑补停不了……

我是一个无法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喂!)
在WB被大明湖刷屏,少女心被千万匹草泥马踏烂,看着SR这对如胶似漆,旁边那对尴尬无比;昨晚又和小路看真夏……望天感慨惆怅。以前的INO就像糯米糍,又白又泡,现在的INO就像牛肉干……以前的J哥跳扎扎到处跑,现在的J哥好内敛……Orz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搞得我都觉得自己以前不是YY了!我认真的!我觉得再生疏的朋友也不是这样的,何况又不是生疏。就算是好多年没见,07算你生疏吧,08hms不是挺好的么,步调动作都回来了,也不就才两年没见么(中间又不可能没见过,要商量reboot的事情),至于这样么~!而且怎么看也不像是吵架闹矛盾,倒像是……有点尴尬?就像故意避开对方的视线,故意跟对方保持距离……08和10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没错就是09年的J哥结婚!……我不想YY的你们逼我的!(╯‵□′)╯︵┴─┴
然后又想起Ino在Roen宣传的时候说手上不戴东西没有安全感,小路昨天又说素鸡说身上戴越多装饰品就越没有安全感……可是昨天看真夏……白胖胖的手上什么都没,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不戴东西没安全感的啊!从往后看的时候看不到那个人开心的笑脸开始吗!(>_<、)
昨天和小路边看的时候随便晃过一个兰兰的镜头就被他惊天美貌击中一次发出痛苦的声音(咦?)不行了这队band除了Shinya和Sugi都是人格分裂的!J分裂成拉布拉多活泼金毛犬和楚楚可怜(?)流浪狗,ino分裂成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简直整个气质完全变掉,从眼神都可以看出是另外一个人。617更绝,分裂成Rayla,ryuichi和河隆三种人格。
啊啊啊还我糯米糍还我八重齿还我小兔牙还我单眼皮还我那个跳扎扎的金毛狗和高岭之花啊!(╯‵□′)╯︵┴─┴
于是只能在WB上写小段子治愈……



#片断1#
床头昏黄的烛光摇曳着,烛身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映出淡淡的橘色,房间里有一股神秘的香气弥漫开来。
“你很喜欢这些香薰蜡烛。我看你live的时候也用。”
“我有很多,明儿早你记得提醒我拿给你几支。我觉得Floral Musk的味道和你很适合。”
“我喜欢你用这种,你的味道。”
“喜欢的话常来就是了。”

#片断2#
他把下巴搁在怀中男人的肩上,骨头硌得他生疼。打小时候认识以来一直有点婴儿肥的人近几年形销骨立,即使收紧手臂也感觉无法套牢。
他心疼地想吻他,可是怀中的人笑着避开了。
“再被你甩一次,我怕我站不起来。”
“对不起……”
“傻瓜,这不是很自然么?况且我们早就超越那种关系了。”
“……还是……对不起……”
“……今天是你结婚的好日子,别哭。”

#片断3#
他在买了新的首饰的时候,总会跟一样喜欢在自己手上挂满饰品的另一位吉他手炫耀。那位红发妖娆的吉他手看着他手腕上与日俱增的手链、手带和皮饰,笑得暧昧:“我以前的女朋友说,喜欢在自己手腕上挂满东西的人,其实是缺乏安全感。可是我记得10年前,你手腕上不是什么都没有嘛?”

#片断4#
男人在暗夜里闪烁的双眼跟黑耀石一般,他伸出手去,却触碰不到。慌乱中,他的手被灼烫了一下,反射性地缩开,随即听到玻璃打碎的声音…
他睁开眼睛。
身边的女人说“怎么了?做梦了吗?……说了蜡烛不要放床头,危险,你不听。”
他下床默默收拾地上的残局,手一不小心被玻璃划伤了。
他吮着手指,把玻璃片和灭掉的蜡烛都小心翼翼地装进原来的香薰包装,锁进柜子里。




=====

以前看过一篇同人,BE,是写Ino得了绝症,然后对J说:我想买一条项链把你送给我的戒指挂脖子上,不然它现在老掉下来。
然后给J看戒指从他变得细瘦的手指上摇摇欲坠的样子。J一下抱紧他哭了。
当时还是90年代,看的时候一直无法想像那个胖胖的Ino怎么能变得连戒指都套不住那样的骨瘦如柴,但是现在根本不用想像了……我记得那天晚上见到他真人的时候,真的有纸片人的感觉……
不管是不是YY都好,我真的希望这家伙注意身体,真的不要再痩下去了,好不好看是一码事,问题是看着真的让人担心啊!还有素鸡也是,瘦就算了,脸色都不是很好。你们这些家伙,真的要保重身体啊喂!!TAT
[PR]
by miyagi-slave | 2011-01-15 13:23 | 臆想文書 | Comments(2)
Commented by akai_luna at 2011-01-17 01:33
喂你這樣隨便就開了個頭, 弄得我也想寫點什麼!!! 可惡!!!
啊 那個「身上戴越多装饰品就越没有安全感」是隆一說的, 其實是隆一引述他女友說的……
Commented by miyagi-slave at 2011-01-17 21:15
你快写啊!你说的那个陌生男人的回信还没写啊~!!
是隆一说的,还是sugi女友说的……有不同吗?(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