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孩子,你慢慢来》——写给怀孕的女人

这算是读后感吗?我也不知道,总之感觉到都是共鸣,嗡嗡的,充满我的内心。

“在华安出生前,安爸爸和我一起去上了六个星期的“拉梅兹生产”课程。台湾疗养院——现在改称台安医院了——免费教导待产的夫妻如何以意志及呼吸来适应生产的过程。有了六星期的准备,生产那巨大的、撕裂的痛,却是我不曾想象的。在床 上努力地调节呼吸,当痛楚袭上来时,我只能愤愤地想:去他的拉梅兹,意志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巨痛!”

在我们这里,叫“拉玛泽减痛呼吸法”是孕妇生产过程的呼吸训练。我从3个月开始就依照医院的指导去练呼吸,满心想着能减少哪怕一点点疼痛。但是结果,正如文中所说,根本是没!用!的!!对于减痛效果一点卵用都没有!!反而因为必须要维持住这个呼吸法强忍不叫,更要支持自己去产生超人的意志和毅力!!……而你却不得不承认,拉玛泽呼吸法运用的好,对产妇和胎儿都有好处。我整个过程痛苦得想死大但是却几乎没叫,因为我知道叫没用,痛是正常。这个呼吸是维持自己体力和胎儿不缺氧的唯一方法。如果你大叫翻滚的话,医生会骂你就算了,还极容易导致胎儿缺氧,很多人就是在这一关上过不去,顺转剖受了两道罪。

“所以建平应该陪你进产房的。孩子是两个人的,生孩子也是两个人的事情。当医生和护士在为众多的病人跑进跑出的时候,只有丈夫能够握着你的手,陪你度过每一场阵痛的凌虐。夫妻的同舟共济,没有更好的时候。两个人先共度苦痛,苦痛之后再共享欣喜。”

我不要他握我的手!!!(爆)这个关头我看到他只想把他暴打一顿!!!并不是因为我气他让我受这个苦,而是我见到谁都想打!!!(233)
但是没错,丈夫必须去,有一点良心的人,都必须跟你一起承受这个过程。再说了,丈夫只是陪着,于他肉体上有什么苦痛可言?但是对于生孩子的女人这点必不可少,前面有说因为中山医的产房位置有限,只能等到有空房间才能陪产,所以当我听到能陪产的时候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我一个人在病房里痛了一天,那种无助和恐惧不知怎么形容,虽然现在生孩子不是什么高危的事情,但是当时那种剧痛我真怕我死了都见不到家人一面。。。如果不是老公,也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行,朋友也行。。也许我太脆弱了吧。。。

“血淋淋的安安是用钳子夹出来的。和电视剧本不一样,我并没有立刻把他抱在胸上,眼里闪着什么幸福与慈爱的泪光。下半身经过麻醉,感觉像尸体,身心疲惫在崩溃的边缘,我对婴儿连望一眼的兴趣都提不起来。医生把刚刚割了脐带的小生命,轻轻放在安爸爸巨大的手掌中。 ”

钳产呢。。。冷汗。。。我有个朋友就是钳产,她的丈夫说当时看到好多的血流出来啊……我就算不是钳产,生完之后老公看到一垫子的血,都抖了一下说真的好多血。。。对,我也没有立刻把他抱在胸上,现在真正会把婴儿马上放到母亲身上的医院有多少?因为医生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要把婴儿喉咙里的羊水吸出来,要给婴儿做新生儿测评,要给产妇缝针,依然是要手忙脚乱。因为我有妊娠高血糖,孩子要立刻送去新生儿科测血糖,所以就抱来给我亲了一下就抱走了。那一亲简直是撞上来的,我当时还在缝针,痛得哇哇叫(生的时候不给叫,缝针的时候把憋住的一起叫个够!)一听到是个儿子,刚生下来还丑丑的,超级失望!!对,真的望一眼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但是孩子爸爸掩面哭了,他说就是控制不住。双鱼男啊……

“还记得我喂奶的那段时候吗?把你们研究生招到隔壁会客室来上课,你们来之前,我就先喂奶。总是坐在落地窗前,远看观音山与淡水河。婴儿贪心地捧着妈妈饱满的乳房,吸着吸着,感觉妈妈的温软和心跳。我哺华安足足哺了一年,到现在,看见别的母亲解衣哺乳,我还忍不住驻足贪看,看那肥肥的小手抚摸着丰满的乳房,看那婴儿满足恬适的小脸,看那母亲低头的温柔,啊,我神为之驰,真想再来一次。”


在我真正对这个孩子产生汹涌的母爱的时候,就是我疲倦地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护士把他抱来放在我怀里的时候,这个小小的,软软的,无助的精灵啊,你会想到他来到这个世上,你就是他的依靠,他赖以生存的源泉了,你怎么忍心不爱他?重女轻男的我彻底改变了。现在,在经历了哺乳那个最痛苦的初期,我现在特别享受哺喂他的时刻,我上班后孩子外婆带比较多,不太粘妈妈,他唯一粘妈妈的时候就是喂奶了。小婴儿吃奶特别贪婪,胖胖的拳头紧紧把住妈妈的胸脯,生怕被人抢去了一样,要是身边有脚步声,他会慌乱,小手乱挥,紧紧抓住妈妈的衣服。这是婴儿本能的自保反应吧,他在抓住自己的生命之源。这时候,母爱会超级泛滥,妈妈会把宝宝抱得更紧,让他安心,让他相信妈妈会保护他。‘
生命之所以延续,也是因为生物这些神奇的本能吧?
现在很多反婚反育的女权主义者提出论点:婴儿对母亲的依恋其实是一种资源的掠夺,怀孕是对母亲身体的破坏和侵蚀,生产是因为母体不能再承载异物而对他进行排斥的过程,而母亲分泌的脑垂体激素刺激她本能保护婴儿,使婴儿能继续从母体掠夺营养。
我不反对怀孕生子是对母体资源的掠夺和侵蚀,这本来就是物种得以延续的一个正常的生理过程。我确实在生子之后多了些病痛,身体也比之前弱了些。但正如我们尊重不婚不育,不爱孩子的女权主义者,女权主义者也不必为宁可自己吃苦也深爱孩子的母亲们扼腕。对生命的感悟,每个人各有不同。

“我当然不敢说“坐月子”绝对没有道理。有些台湾医师也开始用西医理论来支持“坐月子”的种种,就好像有人用现代物理及建筑来支持中国的风水五行理论一样。但这些理论并不曾说服我;华安出生后两个星期,我就把他系在胸前去走观音山了。有时候,安爸爸把他绑在背上,半个月大的婴儿趴在宽厚的背上显得特别小。”

这……龙应台的身体的确好啊,两个星期,我觉得我缝针的地方还没恢复,内脏还没归位,走路的时候还要捧着像布袋一样掉下来的肚子呢。。。更何况她是钳产?
外国人对这个确实没讲究。但这也太没讲究了,半个月大的婴儿,竖抱过多容易对他的脊椎产生伤害的。
但是我出月子之后就开始做初级轻量运动,满三个月我们才敢带他到外面去散步,依然是爸爸抱。婴儿,外出当然是爸爸抱啦,这才是真男人!如果让产妇提重物干重活的男人,要来干什么?废物点心一个~!

“产后没有几天,我就开始教课了,记得吗?淡江大学的女职员,由于有劳基法,是有产假的,女教授,却不给产假。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学校不成文的做法是,女教授生产的那段时间,必须自己找人代课,同时将薪水让出。奇怪的是,这种不人道、不合理的做法行之多年,倒也没有女教授抗议!当我提到“淡大不给女教授产假时”,一位女教授说:
“谁说没有?你可以在家休息两个月,只不过要找人代课、不支薪罢了,谁说淡大没有产假?””


过去的女人,真的是太能干了,再到我外婆那辈,产后马上就下地烧饭了呢。。。
国内的产假目前广州市是198天,难产或剖腹会增加到208天。产假期间没有工资,但有生育保险补贴。可是我没有把假休完,我六月生的,过完一个暑假,就回学校上班了。原因是我家人和老公都支持我,希望我有自己的事业,再说学校有宿舍,我午休和晚上下班不用五分钟就能回到,不影响哺乳和照顾孩子,中间可以由我妈帮忙带。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拼命三郎,个个都是休完一个假期就回来,有些甚至出了月子就回来上班。这个社会对女性太过苛刻,每个用人单位都不愿承担女性的生育成本,我去过那么多公司,个个都说:“别招女的了,我们组里那个又休产假了,招男的吧。”
女性见状,为了维持自己的竞争力,哪个都不愿意多休。除了家里很有钱的,愿意当家庭主妇。说老实话,家庭主妇的工作,其实比公司里繁重得多,有句话说,照顾婴儿起码要一个专人去照顾,还要有好几个人协助后勤家务事。久而久之,加上跟社会脱节,家庭主妇的前路非常艰辛,所以在中国,很多家里条件其实不错的女性,即使上班挣得那点钱也不过是自己零花的数目,也要继续上班。
也许学校看在我如此无私的份上,把我调到一个新成立的学院升迁做主任了,虽然是个光杆司令,下头没人,上头依然一堆领导,但也无所谓,我还能够有一年的带薪哺乳假,晚出早归,光杆司令也当得很乐呵。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工作,赚钱,养孩子,仅此而已。

“婆婆或许会坚持你“坐月子”;想想,在八月天的台北,一个月不洗头,大概不太好受。但是,媳妇和婆婆之间的分歧,由孩子的出生而滋长的,恐怕还不只于坐不坐月子的问题。媳妇要让宝宝趴着睡,说是比较有安全感而且头型美丽;婆婆说:“那怎么行?孩子会闷死!”媳妇要让宝宝少穿点衣服,婆婆说:“那怎么行?孩子会冻坏!”媳妇要这样,婆婆说那样;在大部分的中国家庭里,可能最后总是要听婆婆的,因为婆婆地位尊贵,因为中国男人以做“儿子”为主,做“丈夫”为次,因为初生的婴儿属于整个大家庭,是负传宗接代大任的长孙,而不单纯的属于生他的女人。
在一个西方的家庭里就比较简单。孩子的母亲有最大的权利,任何人都得尊重“生母”的权利。我的婆婆很清楚地认知:宝宝首先是我的儿子,其次才是她的孙子。对孩子的教养,她可以从旁帮忙,或是提供过来人的经验,甚至于表示不同的意见,但她最后一句话永远是:“当然,决定还是在于你做妈妈的。””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如果父辈算越南归侨,母辈算马来西亚归侨,那我还算是半个东南亚人。。),而我老公家里,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广东人理解的北方人,是广东往上一条线一划,全属北方!(爆)但是他是真正的几乎中国最北的东北人。中国那么大片土地,男权思想估计到处都有,但就整体来说,东北人的男权思想并不重。在福建两广躲避计划生育,偷着拼命也要生出男孩的时候,东北人一点也不热衷传宗接代,家家户户只有一个孩子,最多两个。东北的女人比东北的男人更彪悍,男人打老婆会被鄙视死,而老婆把老公从街头踹到巷尾的,几天就要发生一次。。东北的男人在外面彪,回到家关起来门来被老婆打据说是那里的现象。。
虽然我跟老公互相都不会打架,不过可以看出,那里并不是以男权为主的地区。
我的小姨嫁的东北人,我小学同学嫁的东北人,我自己嫁的东北人,感觉日子都过得挺女王的,反正什么都是老婆说了算。婆婆也一点都不搞事,甚至还有点甩包袱的嫌疑——她们根本就不插手子女家庭的事情,甚至觉得和子女同住超级麻烦,实在没有办法要同住了,就要家和万事兴,我的婆婆说:你们年轻人有知识,听你们的。你们叫姆们干哈姆们就干哈。(第一次听公公婆婆口音的时候我忍笑了好久)
我公公好像总是想有点意见,不过就像闷棍一样,半天也挤不出一句话那种。。像被儿子和老婆管着,让他干什么,他笨手笨脚地就去干,一声都不吱,牛高马大的人,胆子小得不得了,来了广州天天想回家。总之,没有一点大家长风范。
中国家庭的月子里,三姑六婆都是意见,就是没人听产妇的意见。我家也是,但是不听我的意见的是我爸妈和我老公,我公公婆婆一丁点意见都没有。我哭了几次,撒了几次泼,我老公屈服了,忏悔了,可是我爸妈依然是固执己见。
我在想,幸好他们生的是女儿,要是他们生的是儿子,婆媳问题估计早已引爆七国大战了。

关于中国的家庭矛盾问题,可以去看看武志红写的两本《为何爱会伤人》《为何家会伤人》系列,对武志红的心理理论我很多有质疑,但他对中国家庭矛盾的心理探讨,是非常值得一读的。
[PR]
by miyagi-slave | 2016-11-17 16:56 | 育儿手帐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