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MUCC同人2

Title:大城小事 2
CP:正在考虑……
附言:输血子小姐隆重登场= =+



達瑯住進寢室裏,才發現所謂多姿多彩的不是生活而是人。
他有三個室友,都是標準的城裏人,對他這個“外來者”覺得新奇又有趣,也許是身為城裏人的優越感,也許是他們真的想了解他們一無所知的“鄉下生活”,反正哪兒讓達瑯最難堪的,他們就非得往哪兒問。
“阿達!C城是不是一下火車就能踩到牛糞?”
“你們的衣服是不是都是自己織的?”
“你們是不是爲了省電費,一入夜就關燈睡覺所以孩子特別多?”
“你們是不是……”
夠了!!!!達瑯覺得要崩潰了。
他還沒問他們這些奇怪的來頭呢,他們倒像審問個外星生物一樣來盤查他?
室友A,GARA,醫學係,第一天上學就拿回來個腦神經標本,對著那紅綠藍紫的細枝椏們感嘆這多像一朵盛開的鮮花呀。這個連達瑯回想起來都要打個冷顫,曾記得GARA稱讚他骨架比例好,他就提心吊膽地縂擔心GARA會把他殺了拿去解剖,以致晚上都睡不好,白天特別暴躁,他把這股怨氣遷怒于GARA,總是動不動就動手打、擡腳踢,當然,也不是下了狠勁的,他還真擔心GARA會記仇然後找機會下手把他宰掉。
室友B,大佑,生物係,比較正常的一個,熱愛小動物,曾跟達瑯彙報說T市動物園有考拉,達瑯特地蹺了一天課去看,結果發現是誤傳,气得他回去把大佑爆打了一頓,還逼他抱著床柱吊一天以彌補他的損失。因爲大佑在寢室裏個子最小,像個小孩子,打起來特別順手,因此三天兩頭吃達瑯的爆栗也成了大佑的家常便飯。還有一個原因讓達瑯決定打得更兇的,是因爲人問大佑爲何不還手,大佑說達瑯長得像猩猩很可愛他不捨得打。
室友C,貴雅,音樂係,寢室裏唯一一個達瑯不敢打的人,因爲個子比他還高,185公分,但達瑯喜歡用語言對他人身攻擊。貴雅是個標準的處女座,小拇指上沾了一點兒灰也要用指甲銼把十個指頭搗鼓一番,還一邊銼一邊碎碎念,一邊碎碎念肩膀還一邊神經質地扭,致使達瑯每次看見都要說一句:“你抽風啊你?”貴雅又喜歡在浴室裏哼歌,由於不是聲樂係,哼得荒腔走板也無可厚非,達瑯於是又叫他鬼鴨,還特別解釋是鬼哭狼嚎加鴨公喉的意思。
每到周末就會有個西裝胖中年開著一部拉風的跑車來接貴雅,西裝胖中年蓄著一圈大鬍子,笑起來特別和藹可親,據説是某知名唱片公司的總監,來和貴雅洽談出專輯之類的事情的。這時貴雅同學就會打扮得花枝招展坐上与胖總監超不協調的拉風跑車,儼然一個小蜜。達瑯縂想著這小子不會被包起了吧,看樣子像。於是居然抓他來問,貴雅扭扭捏捏地說:“你可別這麽說,人家是個好人。”好人?達瑯眯縫著他的水泡眼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是個僅次於我的好男人哦。”貴雅加了一句。
“哦。”達瑯表示明白。
比貴雅還次,那是什麽程度的好人可想而知了。達瑯就這麽誤會了一個好人。

再説高安同學呢,他是被M大學體育係保送錄取的,M大學的田徑部在T市相當有名,高安雖然矮壯,但爆發力不容小覷,在C城的縣級比賽中每年都獲得冠軍,被櫻澤教練發掘,舉薦他進了M大。M大的訓練也以嚴格出名,所以不斷的集訓讓高安和達瑯見面的時間慢慢變少了。不過達瑯也不嫌煩,只要有空他就會去看高安的集訓,讓高安感動不已。
“友誼真是美好啊!”高安在太陽底下揮灑著青春的汗水,忘情地想。
呸……達瑯眯著水泡眼,心裏悶哼。
誰看你來著……
連日來達瑯在田徑部訓練營地觀衆席從不缺席的原因,是坐在他身邊的一位棕色小波浪捲髮的美女。
初遇的時候她真讓達瑯聽到心臟“咯噔”一聲,女孩子嬌小的個頭,一頭長長的棕色捲髮垂至腰際,純白的雪紡長裙讓她顯得飄逸透明。零缺陷的臉蛋,柔美可愛中透露著些許異國風情,看到達瑯,也許被他的身高嚇怕了,顯得有些拘謹,達瑯紅著臉移開視線,屁股卻往美女那邊挪了幾個位置。
“呃……”達瑯不自然地牽動嘴唇,“我……我叫達瑯。”
美女眨著一雙剪水大眼看了他一會兒,跟坐在她身邊的一個短髮的俏女孩咕嚕咕嚕了幾句奇怪的語言,然後伸出手:“Hola, Me llamo Hyde, soy de Espana. Mucho gusto.”
達瑯耳朵裏只聽到:“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兩句東西,頓時成石膏狀。
旁邊的短髮俏女孩翻譯道:“你好我是清春,我來幫你翻譯,他叫Hyde,剛從西班牙回來,日文還說得不好,請你多擔待。”
戚!達瑯撇撇嘴:連溝通都成問題,這個馬子還是不要把了……雖然太漂亮了,有點可惜……他偷瞄一眼Hyde,對方臉紅紅的,還是很拘謹。
這個不成就那個吧。他又偷瞄清春,對方卻一臉懶懶的,寫著“別想打我的主意”的表情。戚,達瑯再撇嘴:真沒趣。
晚上達瑯輾轉著睡不著覺,腦子裏一直就想著Hyde那張臉。由於是美術係,所以他對漂亮的東西總是有很深厚的感情。(但是長得不漂亮的他就恨不得一腳踢開……)思前想後,他把畫具拿出來。第二天他背上畫具,走到田徑場邊。
不出所料,Hyde還在。是來看男朋友的吧,達瑯心裏悶悶地想,打定輸局,不過他還是貫徹此行目的,走到Hyde身邊,說:“你不介意我為你畫張肖像嗎?”
倆女孩又咕嚕咕嚕了一陣,Hyde轉頭微笑著說:“Gracias。”
達瑯這回聽到的是“咕啦啦啦~”
“她答應了。”清春說。
達瑯就和她們坐在不遠處的樹蔭下畫畫。達瑯的動作通常很快,一個上午就能完成一幅油畫,但是對於眼前這個他認爲是幾十年難得一見的美人,他手上的筆就情不自禁地描得仔細了。偶爾擡眼看到Hyde凝視著自己的眼睛,他還是覺得臉上微微發熱。
田徑隊解散吃午飯的時候,達瑯已經畫完了,Hyde看著畫露出欣喜的笑容,達瑯一邊收拾畫具一邊偷笑,他向來對自己的作品擁有极高的自信,這幅畫必定成爲他衆多作品中的珍藏。
Hyde高興地對他咕嚕了一大通,達瑯迷惑地望著清春,清春也笑嘻嘻地說:“Hyde謝謝你送這麽好看的畫給她。”
送?……哎,等等……
他正想解釋什麽,就看見高安的教練向這邊走來。Hyde一見到他,就拿著畫跑過去,兩個人親昵地嘰咕了一陣,Hyde指指達瑯,教練對達瑯露出了友好的微笑。達瑯只得嘆口氣……還以爲是誰的女朋友,原來是師母……沒指望了沒指望了……
教練穿著一身黑色的運動服,中長的頭髮,扎個馬尾緊緊地束在腦后。這個就是高安口中常提的櫻澤教練,他是高安的偶像,達瑯細細打量著他,雖然不笑的時候有種不怒而威的氣勢,但是笑起來親切和藹,怪不得高安那麽崇拜他。他對達瑯說:“畫得真好,你是美術係的學生吧。謝謝你送這麽好看的畫給Hyde。”
“……”達瑯只覺得如墜冰窟……他一個上午的努力怎麽就要倒貼了……
“Hyde下個月就是你們美術係的老師了,真巧啊。”櫻澤教練攬住還有些羞澀的Hyde的肩膀說,“她剛剛從國外回來,還不是很適應這裡的環境,所以推遲到11月份才能任教。Hyde,要趕快過語言關呀,有這麽優秀的學生等著你上課呢。”
達瑯的下巴張得快要脫臼了:還道是師母,原來簡直就是老師!
Hyde興奮地咕嚕咕嚕了一段,這回櫻澤翻譯道:“爲了表示答謝,她明天也要為你畫一幅畫,送給你。”
這回,達瑯直挺挺地暈倒在地上。

最後,達瑯拿到了自己的肖像畫,雖然他不想承認,可是他想要的是Hyde的肖像畫而不是自己看著自己的臉……

大學的課程比起高中來輕鬆多了,達瑯思忖著找點兒活幹。T市的誘惑巨大,他出校園一走,各種琳琅滿目的名牌貨品就充斥他的眼球,這在C城是絕對看不到的景象。達瑯本質上又是個和貴雅不相上下的臭美男,便狂風掃落葉一般地採購了一堆的服裝衣帽,回過頭一看連自己下半個學期的伙食費都給敗掉了。爲了向更多的誘惑屈服,他決定去打工。
宿舍的舍友沒人願意陪他。GARA和大佑的課程都是泡實驗室搞研究居多,沒有多少像他那麽空閒的時間。貴雅在忙著出道的事情,更加不屑和他搞什麽打工的玩意兒。無奈之下只好找了高安。田徑隊剛剛獲得市優勝,隊員們有一段時間的假期,正好找他一起去。
高安本想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無奈在達瑯的軟硬兼施之下被拖出校園,一同走上打工一族的道路。
T市的人口衆多,勞動力市場明顯供過於求,一個打工可不是那麽好找的,更別提二人一開口就露出一溜兒的C城口音,遭到不少地方歧視的白眼。這嚴重傷害了達瑯高傲的自尊心。想他個七尺男兒,要身材有身材,要手藝有手藝,樣貌也自認為很不錯(可惜沒有人這麽認爲……)尋個什麽模特兒的,設計裝潢的工作也大把單位搶著來要……一定是這小子拖後腿!達瑯憤憤地看著仍然在努力鞠躬求飯店老闆雇用的高安。真是後悔和他一起來找工作,好個人才,就被這些個拖後腿的庸人給埋沒了。
轉了一大圈,沒有好著落,他們停在了一閒冷清的咖啡店門口。
“夕陽紅咖啡屋……阿達,我們試試看這個好不好。你看,它上面寫著招募店員呢!”
好土的名字……“最後一次了,這個再不行我們就回學校吧。”達瑯叉著褲腰袋,漫無心機地走上前,拍了拍門:“你好,我們是來應徵的。”
門忽然被粗魯地打開了:“歡迎光臨~~~~~~~~~~~~!!!!”
達瑯和高安都被嚇呆了佇在原地。眼前是個體個高大的女人,不,人妖,一頭大波浪卷金髮,聲音嘶啞,胸部扁平,一看見他們兩人就連推帶搡地扯到屋内:“哥哥~~~哥哥~~~客人二名請招待!”把他倆押在座位上坐下后,可怕的人妖又用嬌滴滴的語氣說:“二位小哥要吃什麽我們這兒什麽都有就算你們要……特別服務……也有哦~”說罷把一只粗壯的大腿扣在達瑯的膝蓋上,達瑯渾身一陣雞皮疙瘩把它打開。人妖捂著大腿叫痛的當兒從裏間走出一個細眉細目、矮小清秀的男生,係著服務生圍裙,端著餐牌,走到他們跟前問道:“請問二位要點什麽?我們這裡的招牌咖啡是卡佈奇諾……”聲音溫柔纖細。
“不不,”高安擺著手,“我們是來應徵的。”
男生面露難色:“啊……對不起,我們已經沒有能力請人了……”
“什麽?”高安大失所望。達瑯一臉不出所料。
“因爲欠租金太久,下個月我們夕陽紅咖啡屋就要關門了。忘了把外面的請人告示撤下來,真是對不起二位。”
達瑯環視這閒咖啡屋,裝潢簡單,但是整齊乾淨,其實生意蕭條的問題就在於地處偏僻,外觀設計沒有招牌賣點,名字不太吉利。更重要的是……
他把銳利的目光投向那個做作得要死的假人妖:有個這麽奇怪的物體在這裡,還不把客人都嚇跑了!這老闆究竟是怎麽想的!
他忽然靈光一閃:這也許是實現他設計理念的絕好機會!
於是他對老闆說:“我還是決定在這裡工作。你這個咖啡屋不錯,但是有點硬傷,我知道該怎麽糾正這些問題。給我半個月時間,我要重振這閒咖啡屋!”
另外三個人目瞪口呆。老闆說:“這可能有點勉強……”
人妖熱淚盈眶地扑上來死死抱住達瑯:“親愛的親愛的拜托你了我們的下半輩子都依靠你了您讓我以身相許吧啊~~~~”
達瑯忍無可忍,擡起大腳把人妖踢出大門:“首先要把這個奇怪的東西趕走!!!!”

老闆雅哲簡單介紹了這裡的經營狀況。咖啡屋總共只有兩個員工,其他都辭職不幹了,那個假人妖是他的弟弟優介。他們也是C城出身,達瑯和高安一聼就倍感親切。兄弟倆從小就失去父親,高中畢業后到C城來謀生,本想能夠開個咖啡廳自力更生,誰知卻如此不景氣,弟弟優介心裏也著急,因此有時候才會做出過激行動……
“他沒有惡意,就是性格有些奇怪。”雅哲為弟弟辯解道。
“有點太奇怪了吧。”達瑯還是覺得爲了重振咖啡屋的計劃能夠實行,還是應該把這個怪物趕走。
咖啡屋有一架三角鋼琴,達瑯問雅哲:“你會彈鋼琴嗎?”
“會的。小時候學過一點。”
達瑯還瞥見琴蓋上放了一個口琴,一個念頭晃過。他拿起口琴說:“我們來合奏一曲。”
“哎,你會吹口琴?”
“會的,小時候學過一點。”
高安和優介頓時心心眼:“你太有才了~~~”
“你們兩個給我滾開一邊!”= =+

他們合奏了一曲在C城廣爲流傳的民謠,口琴悠揚的旋律和鋼琴簡單的和絃讓小小的咖啡屋裏充滿了溫馨的味道。一曲奏畢,雅哲沉默了一會兒后,說:“好像回到了家鄉的感覺呢。”他看著達瑯。達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你收拾收拾,好好準備一下,明天我們的行動就要開始了!”
“太棒了耶~~”優介興奮地扭動,一睜開眼卻遇上達瑯兇狠的目光。
“怎麽了嘛~”優介裝可愛地往後縮,達瑯一把擰著他的耳朵把他往外拖:“雅哲老闆!這個東西我要先拿回去改造,明天早上開工的時候還你!”
“痛痛痛痛……好痛啦這個男人怎麽這麽粗魯啦~”“你給我閉嘴!= =+”

TBC
[PR]
by miyagi-slave | 2007-06-04 09:37 | 臆想文書 | Comments(1)
Commented by Immitramy at 2008-01-14 18:39 x
Make peace, not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