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请相信我!!这次不会再是坑!!

题目:REJUVENESCENCE
配对:JxINORAN (Onoino有)

不让你们在一星期内看到结尾你们拿反坦克炮轰我。(我把去年到今日几乎所有想说的话都放进去了,所以一定完坑!)






“喂——!!在不在啊?”

“你什么时候下课啊?”

“又要留堂了吧?”

“是不是又要罚抄自己的名字一百遍啊?”

“哎!说话呀!”

没有回音。Inoran耸耸肩,两手一撑跳在窗沿上坐着。
学校走廊里没有一个人,学生们都放寒假去了。Inoran眯着眼睛看出窗外,富士山仍旧依稀可见。除了教学楼的墙壁翻新了一遍之外,一切都似乎没有太大变化。
就这么样要没了呢……明年,大秦野高校就不存在了……
Inoran抓抓头,心里觉得满不舍的。
这是一个呈凹型的教学楼,中间的走道封闭,但仍然可以清楚地望见对面的教室。
对面的走廊空空的。他的心也空空的。
暖冬的阳光洒进教室,窗格的斜影打在他的脸上,他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学校的气息——书本的油墨香,粉笔的尘末,树叶子涩涩的芬芳……四肢百骸都慢慢放松下来,奔波于录音棚,演唱会馆之间,他已经太久没享受到这般的舒适,偷得浮生半日闲,他把头侧向一个舒服的角度,打算就在这日光浴里小憩半回。
Inoran从小就有随时随地睡着的好习惯,这样的习惯除了保持不错的肤质之外,还保证了他的体重长期处于警戒线,以及终日颓靡的精神。近几年因为单飞活动太过劳累,这个习惯被迫戒掉了,可重游故地,他的老毛病又粘上来。
好安静啊,在这安静的空间里,有一些声音在他渐渐沉入梦境的脑海中徘徊,那是当年教室里的孩子们喧哗吵闹的声音,似乎离得很远,却又那么真实。男孩子又打又闹把桌椅磕碰出响声,女孩子扯着尖尖的嗓门谈论着最流行的服饰,就在这儿,在他曾经读书写字的11班。他也曾这么随性地睡在走廊的窗台上,有时会懒懒地望着对面的教室,通常那家伙都会跑出来大喊:

“喂!!清信!!”

“井上清信!!你听见没有?”

“别再睡了!给我起来!我有事情跟你说!”

“混蛋!!安田!!安田你帮我摇醒他!”

吵死了。Inoran把头偏向另一边,咂咂嘴唇,继续睡。

旁边有人推了推他:“哎,哎。”

咦?他警觉地睁开眼睛,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平头男生站在他面前,熟悉的脸。
不止有一个男生。视线放长,走廊里的学生嬉笑打闹着路过。
教室里,学生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沸反盈天。
完全是平常上学日的景象。
“糟了”他心下第一个反应是跳下来,道歉说,“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已经开学了,我马上就回去,对不起,真对不起……”
男生茫然地看着他说:“什么呀?井上你睡昏了头?下午还有课要上。哪,小野濑又在对面叫你了。”
Inoran比他还茫然:“小野濑?”
“唉,你别睡了。”男生扳着他的肩膀让他面对窗口。
对面走廊上,站着一个头发蓬乱的高大男孩,校服领结也没打好,歪歪斜斜地系在脖子上,那五官轮廓,虽然近20多年来改变了不少,但他永远不会认错。
“J?”

“嘿!”
J对他一挥手。
“个烂睡的,午休的时候到天台来一起吃饭,有事跟你商量!”
话音刚落一个男生经过J的身边一拍他的脑袋:“嗨你们整一年都喊来喊去的烦不烦啊?”
J吃痛地摸摸头,笑得很憨傻。
“谁先去谁在那里等着!”
他提醒了一句之后转身回自己课室去了。上课铃刚刚好响起。

刺耳的铃声理应把人闹醒。但没有,他还身处这个青春的世界。
他对那个喊他醒来的男生说:“你……你给我来一拳。”
男生眯着眼睛看他,摸摸他的额头。
“你今天没病吧?”他拍拍他的肩膀,“快进课室啊,下节是那个凶婆娘的课。”
他神情恍惚地看着教室前的门牌:“高一11班……”
身边的同学鱼贯拥进课室,各就各位,掏书翻笔盒,年轻的老师踩着清脆的高跟鞋利索地走上讲台,打开教案。
教室里很安静,安静得异样。
几十双眼睛注视着Inoran。
Inoran仍旧愣愣地站在课室门口边,一动不动。
“井上同学,请回你自己的座位。”
可我不知道哪个是我的座位……
的确是我原来的班级,老师我也记得,很凶的那个……可是我……忘记自己在哪个座位了。他看到有两个空座位,犹豫不决。
“井上同学!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年轻老师开始发飚了。
Inoran想辩解什么,刚刚摇醒他的那个同学举手说:“报告,井上他可能有点不舒服,刚刚他在走廊窗台昏睡了一阵,醒来之后好像头有点晕……”
“不舒服去保健室,”老师的口气软了下来,“不然……”
“啊!”井上恍然大悟,指着那个男生道,“想起来了,你叫安田!安田雄一,是你啊!”
全班死寂了一阵,接着便是惊天动地的爆笑。解围却遭尴尬的安田嘴巴张成个圆形,哭笑不得。
结果被认为是故意扰乱课堂纪律,罚站。
Inoran悻悻地站在门口,望着对面的教室。
这个角度看不见J。
到底是怎么了?在做梦吗?现在是几几年?我经历过什么?我现在经历的又是什么?
一切都太真实,不像梦,以前经历的,现在经历的,都不像梦。
他有点担心,自己好像来到另一个世界了,虽然不陌生,却有些害怕。
下课后,安田走到他身边,还有另外几个男同学。
“井上你真没事吧?你今天好像不在状态。”
“抱歉。”Inoran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这么回答比较好,“我头真的有点痛,站了一堂课,有些头重脚轻了,拜托你们扶一下我回自己座位好吗……”
安田扶着他到了他自己原本的座位,他坐下:“谢谢。”心里松了口气。
“不然下午请假,不要来了。”
“我没事。”他笑笑,“谢谢关心,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同学走了,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黑色的校服,一缕长发飘落下来。
[狼少年]
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搜查着自己的书桌抽屉,想找到些什么。书本,作业本,稿纸,画了个拿吉它的大头小人的稿纸,水壶,还有一盒便当。
包得漂漂亮亮,打了个精致的结。
中午好像还要和那家伙吃饭,和以前一样。
我所经历过的“以前”,就是“现在”。
他拿着便当,向记忆中的天台走去。

TBC
[PR]
by miyagi-slave | 2008-05-26 11:31 | 臆想文書 | Comments(3)
Commented by missile at 2008-05-26 16:54 x
= =//
得!
守坑一号!蹲ing
Commented by 老板娘 at 2008-05-26 21:01 x
我看好你哟!
Commented by at 2008-05-27 03:27 x
少年穿越。。。。。。我需要治愈。。。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