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カテゴリ:六九黯色( 14 )

年纪轻很重要,身体好更重要,还有,豆芽菜也有豆芽菜的战斗力……
木库真的看了很多次了。这次本来差点不能成行,但是一旦成行了就一发不可收拾地狂轰滥炸下去。上海看的时候因为是挤在人中间,虽然也很窒息的感觉,但因为前后左右都是肉垫,所以不至于会受伤。欧美的mukka都很克制尽量不撞到女孩,欧美的女mukka战斗力也一般,而且有实Q在前面维持秩序叫冲上来的后退。所以不会发生挤压的情况。但这次,在前面是铁栏杆的情况下,我的第一次战斗伤痕就送给了这四个农民了!麻痹!我想把第一次给J哥的呀!!TAT
和路一起在会场和胡子同学见面了就一起进场,我们的座位很前,第二排,靠走道,冲台成功的机会大大的有,我们就在讨论冲台战略,其间前后左右都在战略商讨中,竞争激烈,而且我左右看看,mukka们真的非常暴民的感觉啊!身强体壮!而且都在做战前准备压腿拉筋!我这奔三的怎么跟这些年轻人战斗啊!其间见到鱼蛋和茉莉,她们也在商讨冲台对策。
其实事实证明计划不如变化,一熄灯大家都是条件反射地向前狂冲,我的感觉就是眼前一黑就被人流推到了栏杆前,眼睛一睁一闭,我就已经是正正中间的位置了,不偏不倚。但是瞬间就已经感觉到前后左右的鸭梨,栏杆马上就倒了,整个栏杆压在了舞台上,我和小路整个人也半身趴在了舞台上。小傻一出来,瞬间压力倍增!我擦!肺都要被栏杆切成两段了!接着是输血,穿着灰色西装和风琴领衬衣,女王也是灰色西装。最后大宝出来,压强值暴增到最大点!大宝就是辫子头,绑个头巾,戴着眼罩(其实是用花纹恶俗的丝巾绑的,唱了一会儿掀开了)穿着执事上衣和哈伦裤,黑色板鞋上面印着个骷髅,脚上绑着几圈编织饰物,满腿脚毛,化了眼影,两颗痦子异常清晰地呈现,猥琐又英挺的打扮。为毛我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接下来两个小时我一直都只能被迫看他了……
一开场果然不出我所料就是Falling Down。其实我当其时根本没办法听到他在唱什么,我在想办法平衡自己的身体和尽量顶住后面的施压。每次台上的人走过来这边的时候,其实是最精彩的时候我几乎没办法抬头看,因为人流的压强是随着他们的方向移动的,搞得我直想呼他们别过来了……|||||每当他们过来的时候我都在尖叫,那不是兴奋,那TNND是被压的……|||||一直到fuzz的时候,压力达到我所能承受的最大极限,fuzz整首歌我没有办法听,我在想要不要叫staff过来把我扯出去……我觉得我会被压出内伤。直到有了一个空隙,我把一只脚踏在栏杆上面再两手撑住舞台,身体有了支点,终于能够headbang,而一旦headbang起来就会因为动作的幅度而让周围的人稍微保持些距离,好受很多了。所以fuzz之后我基本上觉得舒坦多了。
路呢就不知道是因为真的被挤趴了,一直死鱼状地趴在舞台上,每当我觉得她是不是不行了的时候她就抬头做个鬼脸,看起来还是很元气的,喂练拳击的人呀,其实是因为对新歌硬不起来对不对!不过路应该没有发现到,其实大宝已经发现我们前面两个的死鱼状,有一次我实在不行了就整个人瘫在舞台上其实就是想歇会儿,抬头的时候看到他蹲在我们面前伸着手,看我爬起来了他也站起来。很多时候他都会向下瞄,因为太近了所以感觉到他有点不安的眼神,每次都是他向下瞄我往旁边一看,就是路已经一副失去知觉的样子趴着。
但是其实我们两个选择整个死鱼状的时候就是让人不硬的歌出来的时候,休息一下好备战下首。真的是超累啊,后面的妹纸整个high到不能控制,两膝顶着我膝关节处狂撞腰,然后我和她的姿势应该就是那种后入式的,我在前面撑着,她在后面跟着节奏狂顶。其实第一排的妹纸们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状态,这个时候应该庆幸幸好后面的不是男的,女的会觉得很搞笑,男的就会很尴尬很恶心,尤其是男的会真的硬起来。这个在Brett Anderson live已经领教过了= =|||||
歌嘛就是新碟Karma的歌,几乎全部都是,大部分很无感,就等着唱旧歌结果还不唱daikirai!最旧的居然算兰筑了……泪……好像是Falling down的时候大宝拿出一部消防车玩具,把水喉拿在自己那个部位比向台下。这场除了小傻,真是每个人都能摸到够,三个人都是一脚踩在栏杆上任摸,不过你摸他们可以不能摸乐器,有个男饭动了输血的bass,他马上往后收。输血在演出一半的时候灰色西装后背和两侧肩膀部位已经湿了,encore前全湿!也是个多汗的体质。live中大宝和输血的暧昧眼神交换很多。而且我和小路两个无聊的人,搞小傻搞不到也没不敢搞女王,专搞大宝和输血,大宝一脚踩栏杆上唱得很high的时候我和小路在拔他脚毛。。(咦他没感觉耶!……)输血整个人靠过来弹的时候小路把他鞋带扯开了。……我们真的好无聊……谁叫你不唱绝望不唱娼妇不唱睡眠不唱大嫌…很闷的嘛=[]=!
这场亮点最多是大宝。当然,他何时都是亮点多的人。第一首歌就表演大猩猩跳舞,麻痹还差点一脚踢到我脸!不过我觉得大宝是会注意的女王不会,女王飞起一脚就踢到我手!好痛……虽然没有我被人挤压那么痛TAT。。他的舞台表演尽管他的本意是想体现自己很帅手脚很长很有形很融入歌词中心,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猥琐很喜感很猎奇但的确又很帅。MC的时候有人把横幅送上舞台,小傻和输血拾起来,小傻还拍了大宝的Q版一下。Encore他们都穿了女人街买回来的衣服。除了大宝外另外三个都穿李小龙T,大宝穿着一件胸前绣了两条龙的黑色唐装,据目击者称还是S码的。然后,最猎奇的一幕发生,他那条哈伦裤解开了几颗扣子,尼玛!!!露出了内裤!!!!!!!!尼玛!!!!!还是荧光粉红的有木有!!!!!!!!看上去就像女人街那种10块钱三条的对不对!!!!!!!!!然后我和小路两个人在下面指指点点的时候,我无意中瞟到输血,他居然翘着手,用一幅很淫贱的眼神看着我和小路在指点大宝的内裤,那表情真的……哎哟淫贱到无法形容……
大宝出来的时候就对着纸仔念中文MC,怎么办我忽然觉得他念得好可爱= =|||输血说香港的女孩子很漂亮,女王吼了三声,然后好像有说香港东西好好吃?最后到小傻的时候,一开始还念得不错,结果越到后面越念不出来,就只能嚎,可爱死了!好想捏脸!两个酒窝超大好想戳!(嗯这次近看小傻打鼓越发觉得像sakura了)encore唱了最终列车和兰筑,唱到兰筑的时候劳资终于翻身了!终于恢复成鬼畜mode了!Bang到我觉得前后左右都清爽了!!尼玛就是前面这些杀精歌让劳资不举让劳资被按着操的好吧?你看一听到密室系壮阳歌劳资就雄起了有木有!!!!!有木有!!!!!!!!大宝叫我们蹲下起跳……嗯,没有特殊效果嘛,自由腰甩好一点。麻痹结果结尾是freezia那首歌还是我很不喜欢听的版本!!没有大嫌用兰筑来结尾好不啦!!!!!!结束的时候还不开灯,让大家都有希望在那里死等……结果就他妈真的结束了!!尼玛!!!!坑爹啊!!!!!!!我比小路要求还低啦你多唱几首志恩我觉得我也就值回票价的好不好?!!!!!!
小路是朽木前mukka,我要求真的好低我是球体前mukka,因为至少我觉得他们风格变归变但是每张大碟都能找到我喜欢的之前的mucc的影子,基本上我是个念旧的人,LS虽然也作出了promise这首让我很痿的歌但是他们总能让我迅速还阳,比如solo作比如cover album……但是在球体这张大碟以后是没有一首歌能让我印象深刻。好多老早以前的mukka都被洗出去了,我觉得这场live这么少人来看,就说明很多问题,在我印象中香港的mukka还是老多的,最最起码不会这么小一个会堂都坐不满。本来看着是支潜力股,结果一直跌破,从未跌停……(俄我想说LS一直属于中石油那种地位,价位又高有升有跌但是总体上还是处于高位而且派息可观*是指solo喔?*)
我之前有重温列岛混沌,尼玛这才是live power啊!!!!这才是雄厚的爆发力有木有!!!!这才是我当时拍胸脯保证的Jrock界未来的良心有木有!!!!!!……其实我很庆幸我06年有去上海,我有幸听到了睡眠!绝望!大嫌!那时候他们的音乐在台上的爆发力震撼力和台下他们乡下小土鳖的可爱形象相映成趣,那时我年富力强,但还是bang到脖子快要断,而且即使bang到脖子快要断也无法停下因为每一首都在把你的情绪越推越高涨,而不是现在我有好多首歌都可以放空休息的感觉。那是我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之后的live也没办法能重拾这最初感动的感觉了。

战绩之一
c0068746_22504668.jpg

这样的伤周围的友人们都不约而同地遍布在身上各处

(午夜场部分会写在开心网的私密日记)
[PR]
by miyagi-slave | 2011-04-18 19:23 | 六九黯色 | Comments(7)
算了……我觉得是老天觉得我在欧洲看了太多MUCC了吧(望天)
再说现在的歌也不是很好听。。。(自我安慰……)
c0068746_22524451.jpg

[PR]
by miyagi-slave | 2011-03-22 22:57 | 六九黯色 | Comments(2)
太治愈了~~!(打滚)
c0068746_0273731.jpg


吐槽有,爱他就黑他有,慎入
[PR]
by miyagi-slave | 2011-02-10 00:47 | 六九黯色 | Comments(5)
人一旦過得太幸福了,是要出問題的。
這幾天感冒發燒,咳得肺都要掉出來了,現在躺在床上打字。樂極生悲在我身上時常應驗。
也許也是這幾個月輾轉的生活吧,現在寄住的別人家裏騰出了空房子,我決定這個月要大大地好吃懶做一番,順便好好休養一下= =+

2007-10-27 Glasgow
說實話北部蘇格蘭除了愛丁堡外還真沒怎麽去玩過。母庫四子稱格拉斯哥是個可愛的城市,其實它是個工業城市,沒有什麽景點,但生活還是滿平和的。英國就是越靠南越接近現代化,北方城市生活節奏慢人也隨和,景色也相對南方宜人。

我們到達Glasgow已經是日落時分,雖然才4點,這也是英國最讓人鬱悶的地方= =||||||由於同行的旅伴純屬觀光,所以三場live都是我自己去看,6點進場,5點半去到只有排龍尾,不過鑒于我已經看過兩場mucc live了,我還是決定不跟人擠,站在後排反而能看得清楚些。結果在第一隊樂隊開唱的時候我就被pogo的人群拍飛了 囧 有個看起來有點亞洲面孔的高個子女生把我拉到她旁邊去站,間中休息的時候我們就聊起來,她泰國的,第一次看mucc live,喜歡的是 ‘of course tatsuro’,大寳,你已經變成必要充分條件了。囧 然後這個女生知道我是中國來的很驚訝地說我以爲你是東南亞人。話説我只要一化起妝就會被認爲是馬來泰國印尼越南etc人= =|||||||可我覺得我的臉長得很中國啊 囧

第一隊唱的時候我看到小傻在後臺探了個腦袋出來,跟著音樂搖伐搖伐的,不一會兒大寳和女王的腦袋也相繼探出來搖伐,引得那個泰國女生一陣激動。台下有人看見了大喊他自落!個人覺得這對正在表演的樂隊不是太好吧= =||||||不過格拉斯哥人幾曾能夠見到母庫……可以諒解= =||||||

格拉斯哥的舞臺是我看的三場中最大的。每隊樂隊都可以拉自己的背景板,暖場和第一隊唱完之後就是母庫了,紅色布幕拉開,背景是兩個閻魔,很有氣勢。小傻,油揩,女王和大寳相繼上臺,大寳右手戴幾串大佛珠,頭髮估計巡迴了一個月沒剪變成梅超風狀,一上來就是志恩的第一首歌,台下的人群除了霸頭幾排的之外,其他人都不怎麽high的樣子,之前查taste of chaos的相關網站其實很多人都是以who the hell is mucc?的狀態來看的,個人認爲像志恩裏面頭幾首歌比較大氣能夠鎮得住場,又帶有能讓聽衆耳目一新的和風,適合拿來和歐美的metal拼場唱之外,什麽ageha之流的就算了吧,偏偏ageha還是必唱曲目,幸好the last day沒有唱,尚算划上一個完滿句號= =所以ageha就是我的錄像拍照時間,其它曲目完全可以enjoy~~不過我全程都沒怎麽拍大寳,因爲大寳的演出太好了,我只想享受其中,不想分神= =+

大寳把99%在瑞典的英語MC都搬過來,枉我還誇你英文不錯,原來還是死記硬背= =||||什麽You guys are amazing啊,scream for me啊,Are you exciting啊……而且一用還用全程,總之我三場都聼一樣的MC,faint= =||||||||| 就唱fuzz之前添了一句:It’s a very easy song, very, very easy,單聼這句話就知道他要唱fuzz了。雖然很多人都很討厭這首,但我覺得還滿好跳的。= =於是乎老外們和我都很受落地跟著一起傻X地跳了,雖然在這個以heavy metal為名義的event中好像有點變味,說的好聽一點,可以是調劑。

最後一首是libra,太短了,總共才唱了五首歌,縂覺得才剛剛開始熱身而已,還是瑞典那時候唱足兩個小時整張album外加幾首名曲比較夠喉。

知道有sign corner是非常湊巧的事情,glasgow ABC的入口貼滿各個樂隊的海報,在mucc那張上面用很不顯眼的銀色筆在白色背景上寫上了sign corner的時間地點,這麽說一反光就蝦米都看不見了= =||||||||||| 很多人之前也沒看見,就是因爲這位泰國mukka說要去撕海報,門口保安不讓撕,於是她跟保安磨了好久。最後保安把這張海報撕給她了,我們才看到上面的熒光字=[]=外國飯也是看到他們走出來簽名大驚失色……這宣傳工作做得太不到位了- -

8點25分開始,身邊的Mukka都在緊張,和瑞典那時候一樣,都說的是第一次見母庫。其實我也麽想好要跟他們說什麽來著。結果到後來和4個人握完手都什麽也沒說,就曉得抱了一下satochi,出來后才想起:呃,至少可以說句加油的……算了還有機會。不過結果後來liverpool就讓我BLX了= =

2008-10-29 Liverpool
利物浦,足球和披頭四。但四子只顧去看了足球= =沒覺得你們之前有多球迷啊= =
早上一到先去會館踩點,發現在格拉斯哥看到的幾個霸頭排的一看就知道是日飯的已經站在門口嚴正以待了= =利物浦這天巨冷,天寒地凍,日本女生們穿著短裙絲襪,光是看一眼我就要起雞皮疙瘩了。我和旅伴R小姐說,她們我在格拉斯哥見過的,第一排甩頭甩得勁厲害,連身邊一圈的外國人都呆住以囧字號表情看著她們甩……||||||||
然後有個日本女生走過來用很標準的中文問我們:請問你們是中國人嗎?我們:=o=!!對啊!然後R小姐說:我是香港的,她是廣州的。然後那個日本女生又用粵語說:我識講廣東話啊。我們:=口=!!!!於是R小姐蹲地抱頭:我慚愧!慚愧作爲一個中國人啊!!一個日本人說國語也比我好啊啊啊啊……然後那位日本女生又向她身邊的朋友用日語介紹我們。我跟她說我也會一點點(真的很一點點)日語的,除了她之外其他幾個日本女生英文不行,只能用日文交流了……他們每個人都準備了禮物,給他自落的是一本漫畫周刊,給小傻的……是一張裸女賀卡……orz

我們只是踩了點就要先回旅館放東西,順便觀光到演唱會開場,但那幾個日本女生就要在門口死守。据了解,在整個英國tour中,她們天天如此,我自認沒有這樣的毅力和耐性= =

這一天利物浦簡直是冷得刺人心肺,我等不到開場時間就縮進場館裏去了,利物浦的場館巨小,人也不太多的樣子,一開始是有個本地的indie band在唱,音樂一般般,不怎麽吸引,台下人沒有反應。那個主音也很無奈地說:我知道你們在等樂隊出來,不過請再耐心等一會兒吧,我們再多唱兩首歌就好|||||||||非常淒涼的感覺……|||||||想當初木庫跟GNR做暖場也是如此淒涼地說這番話,以至於後來這隊樂隊的成員下臺派發他們的新專輯宣傳單張我也好心地多拿了幾份= =

這次我是站在最後排的樓梯上,基本上能夠看得非常清楚。第一隊樂隊出來唱的時候母庫四子都躲在後臺搖伐,人家主音MC打趣的時候我還看到小傻也在笑,我心想你不是聼不懂英文咩?扮豬吃老虎啊= =但後來聼日飯證實的是四人都完全不會英文……

大寳看起來非常的喜歡小場地,他穿了一件露肩的性感小T shirt,真正化身狒狒王,在場館内爬高爬低,抓著頭頂的橫欄盪秋千,也許是小場地更容易和飯互動,他經常撲到觀衆席前和上下左右的fans打招呼,有飯在拿攝像機拍他,他就把整個腦袋都湊過去讓人拍。曲目都是一樣的,連MC也是毫無新意地都一樣,對於我來説感覺沒太大驚喜,時間很短也仍然是不夠喉。這場live吉他和bass的位置換了,以至於有個油開飯散場之後大哭:為毛米婭君要站在本來是油開君的地方嘛TAT

散場之後那個會中文的日飯把她的收藏拿給我看,是2000年迄今爲止她追的所有木庫live的照片,那時候還是密室係的妝容,好懷念TAT途中有個醉漢來搭訕問我們這是什麽東西,日飯不會英文,但還很好心地斷斷續續地用英文介紹木庫給他,可那個醉漢很明顯是來調戲不是來交流的= =||||||還指著他自落說:He’s ugly, isn’t he?日飯還是全然不覺地熱情跟他介紹,那個人可能覺得語言不通麽法交流就放棄了,後來這個醉漢還找到我拉著我說那個日飯很可愛,我說我不會幫你介紹的= =||||||||||

利物浦這天沒有sign corner,私認爲這對利物浦的飯滿不公平的,因爲其他地區的演出都有sign活動,這次可能因爲場館太小,舉辦不來。但是幾個日飯仍然堅守,說要等到木庫成員出來才離開。我問你們是不是整個英國追每次都是這麽等?他們說是的。我問他們大概什麽時候出來,日飯說大概1點多鈡。我faint了一下,算了,還是告辭回家睡覺的好orz,這天要不是冷的像冰窖一樣,我還是有點興趣一起瘋一宿的= =|||||||
後來從這個日飯処得知木庫晚上沒有住店,每次都是演唱會完就直接大巴運往下一個目的地,超辛苦,所以照片上面的四個人都很殘……大寳的眼袋變成四個 囧 日飯每次結束都等他們送他們禮物,和他們聊天,他們都記得那幾個日飯了。
順,那個會中文的日飯原來在廣州當日語老師,所以普通話和廣東話都講得很好=[]=

兩張利物浦beatles相關……
c0068746_2346264.jpg

c0068746_2347636.jpg


2008-10-31 Oxford
最激動人心的一次,最後一場,結束在萬聖節的英國巡演。
Oxford沒有想象中的漂亮,但也是個溫暖平靜的小城。中午去踩點的時候他們剛剛好進去了,外面的工作人員在搬器材。毫無意外地又是那幾個日飯坐在門口,看到我們熱情地打招呼,並告訴我們成員已經進去了,我說那我們先回旅館,晚上再見。

説道旅館,這次給死英國人忽悠了一把,明明房間已經滿了還接我們的單,居然還讓我們提著大包小包另覓住所,還什麽 I can’t do anything for you. 我一定要在hostel world給他差評,媽媽的~!所幸的是一家小巴兄弟開的家庭旅館接待了我們,老闆是對溫和的老夫婦,老闆起先以爲我們是日本人,我說我們是中國人后,他快樂地張開雙臂說:“我們是巴基斯坦人~我們是兄弟國家!”然後小巴兄弟的旅館很乾淨照顧也很周到,早上的早餐豐盛到撐不死你。……哦小巴兄弟,俺愛你們~*淚奔*

晚上我進場的時候,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多人,場館(不是舞臺)是我看得三場之中最大的,後排還有電視屏幕。這次最後一晚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擠進前排,大概是第二排,脫好衣服,準備最後一晚來個狂歡。第一隊樂隊的主唱發話說,這是taste of chaos的英國巡演最後一晚,他很高興認識很多rock友,比如誰誰誰和誰誰誰和他自落……他自落的名字一說出口台下一陣尖叫,然後主音很鬱悶地說:你們都是來看木庫的!?TAT??……呃,好可憐,其實我覺得來看他們的也不少,只不過看木庫的都是少女居多,少女自然比較高調一點……嗯。然後他說,他自落是really nice people……我不禁想起了kazumi的擔憂= =||||||||||

大寳這晚化了tattoo裂口妝,超級帥,一上臺就大喊:Happy Halloween!!在閒奏的時候他拿出一個小塑料桶,裏面裝滿了糖果,一把一把地往台下撒,撒完之後把桶也扔了下來。可能因爲是節日氣氛和last day的影響,台上台下都超high,我也像第一次在上海看木庫live一樣全身心投入,本來心想著是等到唱ageha的時候再好好把大寳的帥樣拍下來,結果他們卻很沒有破壞氣氛地不唱ageha!從頭high到尾!!唱完libra大寳雙手合十向台下鞠躬,但是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沒有許諾會come back,我覺得這樣周到的全英巡迴估計也不會出現第二次了。

最讓我留下遺憾的是成員離場的時候,我大叫satochi!然後小傻看過來了,直接把鼓棍扔向我這邊!從小到大與高空接物無緣的我這次終于抓到了,但有無數只手同時抓上,我只抓到鼓棍的頭頭部分,一下就被人從手裏抽掉了,我那個淚啊我那個恨啊!!TAT最後搶到的是站我前面那個日飯,我後來用怨恨死光盯著她說:我最喜歡的是satochi!=”= 她馬上雙手合十鞠躬說:果面果面!(要是真覺得果面就給我呀給我呀幹嗎不給我啊啊啊啊=皿=|||||)最後還是問她借來看了看,發現整根棍子被打得開枝開裂的。不過總之我還是與高空接物無緣的麽 T T

萬聖節很多外國fan都化得非常有創意。排隊簽名的時候看到有個女生把自己化成一整個骷髏,覺得木庫看到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那個會中文的日飯找到我,給我一張卡片說:我們都寫了話給mucc成員,剩下給satochi的你來寫吧。我腦子一下塞掉,根本沒想好要寫什麽的。刷刷刷就寫了:Here’s your big fan from China, you’re the best forever!其實卡上的位置也只夠我寫一句話了= =||||||寫完之後日飯一看說:呃?英文?satochi不懂英文的。我說:很簡單的英文啊,就是寫得很簡單爲了他能看得懂啊。日飯:大概……可能可以懂吧。我想:總會有人翻譯的嘛。話説回來這兩句話要是也看不懂的話直接拉去填埋了算了= =枉你們還歐洲游了這麽多年,大石要說給你們的培訓費都白出了= =||||||||

排隊的時候我問那個日飯說我跟他們說英語可以得嗎?聼得懂嗎?那個日飯很猶豫地說:他自落不會英文啊。satochi也不會,他們都不會英文啊。不過應該懂吧。輪到我的時候大寳看了我一會兒后,說Hi,我心裏還在蘇著想會不會認得我了呢。他邊簽我邊說,我去了瑞典和上海看過你們的live,實在是非常精彩。然後大寳就笑著說Oh really?Thank you very much. It’s very nice to see you again!誰說大寳不會英文的?誰說的?還要是沒有日文accent的英文喲!來,表揚一下!輪到satochi時,我豁出去了,摟住他在他耳邊說:我最喜歡你。用日文說,這次終于懂了吧,笑得跟朵花一樣,拼命鞠躬說謝謝謝謝,我移動去yukke処時,我後面的人還在和大寳周旋,他的位置還空著,他就還自己一個人在那兒嘿嘿嘿傻笑,實在太樂了吧,然後油開也看著他笑。我對油開説下個月是你生日提前祝你生日快樂,油開一愣,然後恍然大悟說:啊,謝謝謝謝~!還是能聼懂的呀。不過最後我和女王說的是和大寳說的一樣的話,女王貌似有聼沒有懂,有點尷尬地握了手就完了。

最後我拐出來的時候看到一個熟悉的人。我走上前去問:Excuse me, are you Vicci?那個女生看了我半天非常疑惑不安地說Yes……我報上我的名字,她馬上尖叫起來,抱著我又摟又親。沒錯~!她就是我上次在Juno Reactor的live上面認識的sugi slave,Vicci~!因爲我上次看live的時候沒化妝,化妝之後她就完全認不出我來了~她看到我像失控一樣的,拼命向她的朋友介紹我說我們怎麽認識的,還不停讓她的朋友們幫我們拍照。我心想我怎麽見到你都還沒那麽激動啦,你乍就激動成那樣~~哎slave們真的都好可愛>///<快要到她簽名了她才放手,簽了之後又跑出來跟我聊天,還一直慫恿我參加接下來通宵的halloween party,說天晚了她可以送我回旅館。對她的好意我婉言謝絕了,因爲我年紀大了真的需要休息=[]=|||||看到排隊的人漸漸少了我們拿定主意再排一次!我們一混進隊末,實Q大哥就把柵放下來,停止fans入場排隊了= =+我和Vicci擊掌:沒有人再來打擾我們了hia hia hia!!

大寳看到我們拿著相機走過來就摩拳擦掌捋袖子捋頭髮一副“來啊來啊來找我照相啊”的架勢。(具體參考jun日記“來啊來啊來找我簽名啊”姿態= =)我一走近他就一把把我攬了過去,我那麽一瞬間蘇掉了——大寳的手臂和肩膀好有力(///=v=///),蘇到有點腦袋發熱的我謝謝都忘記說了好像,然後毫無懸念地和所有人合影。多謝Vicci~~促成了我的全員合影完滿成功*合掌*!

最後,不論Vicci再怎麽挽留,自己知道自己身體狀況的我還是執意要回去了,於是又免不了抱啊親啊揉啊搓啊一回,這姑娘實在太可愛太熱情了,遇見她真是太好了>3<。回去的路上焰火在夜空不停綻放,然後請想象懷著一顆蘇得不得了的少女心的我在夜晚的煙花下奔跑的場景吧,簡直就是情人節那天晚上向學長成功告白的女子高中生心花怒放的漫畫畫面啊= =||||||||不過事實卻是萬聖節的晚上向高安學長成功告白又被青蛙王子攬入懷中(那好像也不叫“懷”)的蘇姑娘心花怒放地奔跑在牛津的大馬路上……

於是那天之後,身體調子急轉直下,然後至今日此狀況。阿彌陀佛……

這幾天的song list如下:
Fukuro no Yurikago
Nuritsubusunara enji
Fuzz
Shion
Ageha (Not in Oxford)
Libra
短吧,沒勁吧= =

戰利品item:簽名海報兩張。T shirt一件,宣傳海報一張,大寳派的喜糖一顆= =+
c0068746_75802.jpg

[PR]
by miyagi-slave | 2008-11-03 08:29 | 六九黯色 | Comments(5)
SUGI,快拿你的人字拖拍死这只蟑螂!!!
青山少爷,拿您的车把它来回碾压二百次啊二百次!
c0068746_1101414.jpg

顺,我家傻子还是气质非凡,无可挑剔(面东一支烟)
原来在瑞典晒到变黍一烧的不止我一个,有四个人陪着我变非洲鲫,很好很光荣。

-----promotion----

某日,二胖在厨房看到一位穿着黑色晚礼服的翩翩贵公子。
翩翩贵公子蓦然回首,额前的两条触须迎风飞舞:
“请问,糖罐在哪里?”
二胖默默地看着他一对黑亮的复眼(哎?怎么又变成苍蝇了?)默默地走出厨房。

“嗤————”

二胖拿着红色罐装喷雾,面对镜头

“黑旋风为民除害。黑旋风够晒威,黑旋风的确好使。”
[PR]
by miyagi-slave | 2008-07-20 01:19 | 六九黯色 | Comments(3)
2008-6-6

More
[PR]
by miyagi-slave | 2008-06-09 02:24 | 六九黯色 | Comments(2)
昨天幸或不幸英国经历了25年罕见的地震给吓个半条命,今儿一看我就估摸着是东方岛国的大雷隔山打牛地把大不列癫震得抖三抖……我说都是岛国,你体谅一下,就悠着点= =

我可是里外都焦了,没嫩处了……
具体可登陆达不溜达不溜达不溜点儿五五一杠六九点儿看母,察看profile项,手欠的可以享受被雷全过程。

我说你们好意思在上飞机之前扔个大雷下来炸陆地的人民么?有本事别下来了直接往火星上去,要是这种打扮登陆美丽奸无异于空投四颗原子弹惨状更胜珍珠港!

先说大宝,cos了二胖的台词后又在外表上向敦司叔下毒手,阴影这么一打还真能骗人~!就这张照片我无法想象他全身露出阴影外是何等惨状,告儿你好了大宝,你全身上下比敦司叔能占优势的地方就是你的头很小= =

女王。。。。腿短就不要穿肥腿裤。。。。这样目测你的腿和上半身身高比例为1:3。要说女王有168?海豆就笑了。

押注!肉茄的额头和大宝的额头,孰大?买定离手!
标题二:Scandal!!隐藏在冬菇头下的真相。

小傻我要以爱护动物协会的名义抽打你一百万次啊一百万次,来,自动把你的大头伸出来让姐姐我狠狠抽打!小黄狗脖子上围圈毛就想装大狮子啦?

总结:造型师是哪个祸害把他拖出来砍了!!
[PR]
by miyagi-slave | 2008-02-28 02:33 | 六九黯色 | Comments(0)
16号
大家好
最近我为血液循环不畅而烦恼
手指头的血流不出来(应该是扎破了手指都没看到血流出来吧)
就这个事情问了朋友
他告诉我是脑子的问题
问题?
啥问题??
不明白
笨蛋是快乐的!!(其实我很想翻成傻人有傻福)
请别见怪

17号
大家好我是satochi
排练完毕了
明日尚早
赶快回家睡觉去
请别见怪

====掬一把泪分割线====

小傻你啥时候让我把字典掏出来了你的血液循环也许就通畅了……
为什么我只翻他的?因为我没带日语字典在身上啊TAT(抽打,就算有带也只会翻这个人的吧。。。)
部落格是好物,农民们傍上了高科技表现得很活跃,每天更新一人一篇不拉。也许能得年度最勤劳更新奖……而且很好很简单,很短很亲民。
不像某S打头的杉姓先生,没事儿就在blog里指一指江山,叹一叹社稷,博文险些能当新闻联播讲稿,让我等文化水平不高知识面不广的小老百姓们望文兴叹……= =b
[PR]
by miyagi-slave | 2008-02-17 11:41 | 六九黯色 | Comments(5)
今后只祝福夫妻~老俩口儿要幸福呀~!>v<

快速画张早古的旧闻扔上来。。。

c0068746_644365.jpg


母酷的最新Blog里情人节更新鸟,我这个日文退化到万劫不复地步的人,satochi的日记我也居然能一字不拉地看懂,好哇你,让我有种智商平等的挫败感……

====以下翻译====

大家好,我satochi~!
今天天气好好~~
旁边的yukke
一直拼命地说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今天确实是~~
春天啊!!
我讨厌春天!
为什么呢?
因为我有
花粉症啊!!!
请别见怪

====弱智翻译完====

你要不要再弱智一点!!!!!!*抽打*
这种水平连日检4级都不要!!!!!
[PR]
by miyagi-slave | 2008-02-15 02:31 | 六九黯色 | Comments(8)
Episode 1,初遇那個叫INO的龍貓還是那個愛龍貓的INO……
早聞龍貓這東西貴得驚人,前兩天和女人去上街的時候,第一次看見了龍貓的活體!
當即被電倒,趴在玻璃柜前口水流了足足有一小時,不停地問店主人這啊那的。一只要800rmb,附送一個大大的鉄籠子(大得能把我裝進去),每個月的伙食費大約50。店裏的標語寫得太萌了:我很愛乾淨,而且很怕寂寞哦,每天等主人回家,就會期待著和主人抱抱,一起玩喲~~~
啊啊啊啊啊勁萌!!!!!!!!!!!
我當下就對著一只最可愛最肥碩的灰色龍貓不停地喚著INO~~~INO~~~那只龍貓蜷縮在陶瓷小屋的最頂端,堆成毛茸茸大大的一坨,眼睛眯著,屁股對著觀衆……啊啊啊啊我承認對擁有肥大的屁股的小動物完全沒有抵抗力啊啊啊啊TAT真想當場就揮灑著眼淚把他摟在懷裏好好疼愛啊啊啊~~!!(疼愛動作請參考亂馬1/2裏面玄馬的絕招——地獄的搖籃!)
從此人生有了新的目標——一定要養一只叫INO的龍貓!!
可是還有很擔心的,萬一自己上班不能照顧怎麽辦?萬一父母嫌他麻煩怎麽辦?萬一養出感情了忽然有哪一天他就仙逝了怎麽辦?萬一他寂寞怎麽辦?如果養兩只萬一生到泛濫成災怎麽辦?送人又不捨得,留著又養不來。如果沒有經驗養不好怎麽辦?我曾經有養死過鴨子兔子金絲熊的悲慘經歷,每次都傷心得要命,就是沒有一只能養好的,萬一這麽嬌貴的龍貓養不好了怎麽辦???……
爲什麽要讓我遇見你,從此心靈上多了一塊頑石……:em217:

Episode2,越來越想有一個自己的兒子了
衆所周知我連自己都照顧不了的別提要我照顧一個嬌貴的東西,SD這種玩意兒比龍貓的身價更高(不過龍貓好歹是一個生命,生命無价= =)正好哪天陪女人去做衣服的時候在裁縫的櫥窗裏看到一個娃,和我上次在香港看到的很像,想養兒子的欲望變得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了……TAT造孽啊…………
那些白爛的日劇上面說:母親跟孩子,是一期一會啊,所以母親非常想見自己的孩子啊……
半個月前我說:如果我能有像小翁弟弟這樣的兒子,長得好看成績又優異,我夫覆何求啊?orz
於是我從現在開始立下另一個宏願:我要一個兒子!名字叫政政!!(<--這麽乍看有點像“攻攻”= =||||||||雖然我一定要養一個攻但是叫“攻攻”也太惡心orz)
各位有娃的媽,歡迎你們對我這個現在開始孕育娃的准媽媽提供寶貴意見*拜*

Episode3,10th anniversary,找回初戀的感覺*噴*
不但是libra那個前奏……你們連造型也要還給少女們初戀的感覺啊!!*打滾*
c0068746_15205733.jpg

值得稱讚的兩位,真是越老越花俏,老來俏的肉茄和小傻寶貝
c0068746_15211669.jpg

c0068746_15212769.jpg


Episode4,呀~呀~啐!
5年前初遇小翁,之後也只是把他封存在記憶裏的玻璃柜,最乾淨的一角,纖塵不染。紅蓮冷艷,高傲,不可一世。
如今再見小翁,玻璃柜外面煙塵滾滾,濁浪滔天,玻璃柜裏,紅蓮依舊冷艷,纖塵不染。
臨行前聽見小何MM在群裏轉達的小翁的話,把我欣慰了個低朝天。夠了,夫覆何求= =+
……對了,我還發現原來小翁群又是繼MUCC聖女群之外又一個大齡彪悍姐姐群 囧
[PR]
by miyagi-slave | 2007-03-29 15:36 | 六九黯色 | Comments(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