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   2005年 03月 ( 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轉載自PV館。關於新選組的資料大家可以去那裏參詳……

MIYAGI本人寫在前面的話(斜字體):
齋藤組長真是個理想中的男人啊!!

理想中的男人,果然是武士道精神到於神龕前端坐,靜靜地去世的。
理想中的男人,果然是有一位名叫時尾的妻子……
殺人不眨眼的壬生狼,也會默默無聞地和愛妻相守到老。

我還是喜歡浪客劍心中的齋藤勝於任何其他一部作品的齋藤

齋藤一往生錄
天保十五年 1844年 1月1日1月1日出生的男人!!!!我這輩子注定栽在你們手上!!!!!!!!!!!!!!!!!!!!!!!!!!!!!!
大正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1916年

齋藤一組長墓址:阿弥陀寺 会津若松市七号镇4-20
墓地也顯得陰沉*大心*
c0068746_2002683.jpg



c0068746_19212216.jpg

编译自KOEI出版《宫本武藏剑士大全》

一刀流
斋藤一 Saitou Hajime 1844~1915
新选组的实力派,维新后仍仗剑生存的人

  斋藤一,与冲田、永仓并称新选组三大剑豪。出生在江户,其父山口佑助,原为足轻,通过购买株券当上了御家人,斋藤一(原名山口一)是其次子。十九岁时,在小石川与人发生口角,结果失手斩杀了一位旗本(将军的家臣),亡命去到京都。山口佑助有个叫吉田的朋友在京都开道场,斋藤一便寄住在吉田家里。剑法属一刀流,但究竟在何处修行不得而知。

  一八六三年(文久三年),斋藤闻知新选组招募队士,就前往应征,时年二十岁。一入队就当上队长助勤,二年后被任命为三番队长、剑术师范头(总教练)。作为刺客,其剑才在暗杀活动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在禁门之变时期,他与永仓新八等人一起,刺杀了长州藩奸细御仓伊势武、与萨摩藩里通的五番队长武田观柳斋,以及正在剃月代的荒木田左马之亮等人。

  一八六七年(庆应三年),伊东甲子太郎从新选组脱队。斋藤察知伊东有意策划暗杀近藤勇,而向身为新选组局长的近藤报告。随后,按照近藤的密令,斋藤以卧底的身份潜入伊东的高台寺党。在油小路之变中,新选组得以铲除伊东这个心腹大患,斋藤的谍报活动功不可没。由于一度执行秘密任务,归队时有诸多不便,故而再度改名为山口次郎。在纪州藩的三浦休太郎遭土佐藩士伏击的事件中,他与九名队士一起,在月黑风高之夜与敌人交手,在混乱的白刃战中存活下来。

  鸟羽伏见战后,新选组流离转战甲州、流山一带,后驻扎在会津。会津是新选组的上司松平容保之城。这座城池,是德川宗家放弃战争之后,不幸成为官军猛攻的挡箭牌的悲剧之藩。战斗中,因队长土方岁三负伤,山口次郎下令撤退,并且临危受命,成为新选组代理队长。白河城攻防战后,尽管伤愈复出的土方重新担任起队长之职,会津势力的颓败之色已经日渐浓厚。新选组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随土方北上作战,另一部分留守会津。山口留了下来。会津藩对作为幕臣之子的山口有恩,于情于理,他都无法弃城离去。

  斋藤,也就是山口,就这样在会津定居,与当地女子结婚成家。明治维新之后,由于政府对前新选组队士采取镇压的手段,斋藤又更名为藤田五郎,改头换面进入警视厅,担任警部补的职务。

  曾经作过刺客的他对自己的儿子也非常严格。据说他曾经埋伏在儿子归宅的途中,出其不意地跳出来,以竹刀狙击。儿子大惊失色,斋藤见状,怒叱道:“士道之人,怎可不知觉悟!”作为剑豪,斋藤也曾数次拔刀斩杀未够觉悟之人。他这样叱责儿子,也是用心良苦;这句话对他而言,是最宝贵的精神支柱。然而,刀剑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

  一九一五年(大正四年)的一天,觉悟到死期将至的斋藤在屋内以坐禅之姿安然离世。

  据传,斋藤之剑狂气四溢,绝非寻常剑术。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

  “所谓白刃战,并不是说,敌人这样砍过来时,可以有章有法地格挡和反击;实际上只是互相斩击,象在梦中一般。”

  从他本人的述怀来看,词句中并不见半点狂妄嚣张。斋藤为人虽有些性急气短,浮沉不定,在剑之路上却认真拼命,从其对上司的忠心耿耿来看,也是个天性诚实的人。斋藤作为剑豪的姿态,也正体现在这一点上。

——————————————————————————————
本名 山口一
变名 山口次郎、一户传八、藤田五郎
生日 天保15年(1844年)1月1日
卒日 大正4年(1916年)9月28日
出生地 江户
出身 御家人、山口裕助次男
流派 山口一刀流免许皆传
爱刀 摄津国住人.鬼人丸国重(天和二年作)
嗜好 刀剑鉴定、酒
剑技 一刀流奥义-无想剑(梦想剑)
新选组剑技-青眼平突刺
历任 新选组副长助勤-三番队组长-剑术师范头-新选组副长代理-警视
厅总监直属侦探-弹正台少巡查-警视厅巡查-警部补-警部
c0068746_19243548.jpg

作者:SPIRIT(3000)
时间:06.28 13:57 斋藤一(さいとう はじめ)
生卒:1844-1915
所属:新撰组

生于明石藩御家人(原为足轻,后捐钱买位)山口佑助家,次男,此时名叫山口一。
1862年山口一因误杀人而逃往京都避祸,改名斋藤一寄住于太子流剑术的田中道场。
1863年,壬生浪士队队员募集,在京都遇到老熟人近藤勇后入队。担任新撰组副长助理(局级单位的副总经理助理,算个副处级吧),在池田屋事件后先后编制为四番队长,三番队组长(平级调动,与权力核心不远不近,地位灵活)。
1863年9月26日发现长州派间谍御仓伊势武并将其一击斩杀。
1866年斋藤一杀谷三十郎。(传闻)
1867年随着参谋伊东甲子太郎脱离新撰组,斋藤也一同加入高台寺党,但是其实他是受近藤勇密令故意接近伊东并埋伏在他身边的间谍。于是当新撰组清洗高台寺党时,斋藤顺利暗杀伊东甲子太郎。为避免与《局中法度》冲突,斋藤改名山口二郎用别人的身份重新加入新撰组。(新撰组没有“归队者”,因为《局中法度》规定脱队者死。但斋藤是间谍当然不同,可又不能坏了规矩,所以改个身份是最好的办法,反正斋藤一也不是他的本名)归队后不久杀脱队干部武田观柳斋。(传闻)
1868年戊辰战争中,山口参与了新撰组(后改名“甲阳镇抚队”)几乎所有的战斗。从甲州胜沼转战至会津战场,在白河一役中又代替土方担任队长职务。但是直到最后他都反对乘夏本舰队前往虾夷战斗的战略,因此一直留在会津。此后人们一般都认为他在如来堂一战中战死,但是其实他幸存下来。(所以当时的记载是“山口失踪,立衣冠冢,署名斋藤一”)
1869年会津战争结束后,为躲避追杀,他再次改名一户传八(我觉得他好像开始上瘾了)同会津藩士一起被流放到斗南,吃尽苦头。(那也好过杀头啊)
1872年一户回到东京后,他在以前的老领导松平容保同志的保护下结识了落魄的会津藩大目付(地方监察委员会主席,正局级)的女儿高木时尾(原来叫“贞”,也改名了……)。松平容保在起婚前赠名藤田五郎(原来大家都知道他的爱好了,而且名字里仍然有数字……)
1877年警保寮改为警视厅后三年,因西南战争的爆发而大量募集警员,藤田隐瞒原新撰组队员的身份志愿加入。刚升为警部补就立即参加西南战争镇压萨摩藩,虽受重伤但生还。(他还真是干一行爱一行啊,竟然如此热心于人民警察工作)回到警视厅后因功调配到刑事三科,主要负责重大刑事案件,并负责政要大久保利通的护卫工作。(真是个出类拔萃的生存者,毕竟作为大久保是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谁的,但是居然仍然新任他)
1891年藤田五郎从警视厅退休后,在东京教育博物馆和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做勤杂。(这就解释了关于“《星霜篇》发生的时候斋藤在哪里”的疑问,原来他作“X作”去了……)
1915年,胃溃疡恶化病逝。过身时正坐于正厅神龛位前的地板上。1915年,胃溃疡恶化病逝。过身时正坐于正厅神龛位前的地板上。尸骨运回会津藩阿弥陀寺戊辰战争会津方战死者墓地一角,与昔日新撰组战友葬于一处。(自此斋藤一之墓改名藤田家之墓)

享年71岁。


强人啊!传奇两个字就应该这么写!(不过也有爱改名字和喜欢数字的恶趣味……)


欢迎只在互联网上进行转载,不过日月星辰和拔刀斋就算了,偶自己贴过了……
————————————————————————————————

斋藤背后的故事
与很多读者想象的不同,和月对历史并不了解,自己自谦说是一边画一边和读者一起去了解的。而《浪客剑心》的故事之所以要设定在明治十一年这个安定期而不是幕末,他很老实地说是因为那时的情况相对简单,不象幕末政治冲突复杂,无法把握。和月非常喜欢司马辽太郎的流行历史小说。而当他看完《燃烧吧,剑》这部以新撰组副组长土方岁三为主角的著名小说后,便于一夜之间成为了新撰组的爱好者。于是他萌生了为剑心制造一个对手的想法,但是在剑心的年代里,近藤勇以下的新撰组重要成员已经不剩几个了。起先和月想启用永仓新八(1840--1915),但这位新撰组前二番队长武功虽高却由于出自神道无念流而一直得不到近藤的信任,最后还被迫出走,自组“靖兵队”,使用他显然缺乏代表性。没办法和月只得另请高明。既要是核心人物又要活到明治年间,最终他选择了斋藤一(1844--1915)。

关于斋藤一的资料可谓少之又少,与其他伙伴相比,这位神秘的三番队长并没有太多的逸闻故事流传下来。他是御家人山口裕助的次男,后来跟随近藤学习天然理心流剑法,在最初新撰组的重大活动里,几乎看不到他的名字,根本算不上是近藤的亲信。真正让斋藤声名大盛的还是“池田屋事件”。元治元年(1864)6月5日夜,三十余名攘夷志士集合于京都一间名为池田屋的小旅馆开会,商议在京都纵火以及趁乱斩杀京都守护松平容保(新撰组誓死效忠的主君)等人的计划。不想消息走漏,当晚,新撰组全体集合,由局长近藤勇亲自带队,奇袭池田屋。开会的志士们当场有七人被斩,剩余二十多人大部被擒。但主要的参与人桂小五郎却由于迟到而大难不死地逃过此劫。看过漫画的朋友一定对这一情节记忆忧新吧。在漫画里,斋藤走在凯旋的队伍中曾经和在路边冷眼旁观的绯村照了一面。后来斋藤从狩刀张的口中听说志志雄京都大火计划时,曾经向新撰组同志的在天之灵庄严起誓一定要阻止志志雄。如果是熟悉池田屋会议内容的朋友恐怕一定能够体会斋藤当时的心情吧。

池田屋事件中斋藤一表现神勇,从此之后,他逐渐活跃起来,更有人传说其剑法犹在天剑冲田总司之上。新撰组的历史一直都是在不断整肃中前进,《局中法度》规定擅自脱队者死。而后来脱队的重要干部谷三十郎(七番队长)以及武田观柳斋(五番队长,《剑心》中鸦片商人武田观柳的原形)都先后被暗杀,据说执行人就是斋藤一。伊东甲子太郎入新撰组为参谋后,斋藤和他走得很近,后来还和他一起脱队成为御陵卫士。但正当伊东密谋暗杀近藤勇时他却先被斋藤杀死了,原来从一开始斋藤就是近藤勇安插在他身边的卧底。对内对外一概不徇私情,冷酷地执行着“恶 即 斩”的准则,这与漫画中的他是蛮相符的。

戊辰战争中斋藤一参加了几乎每一场战斗,土方战死后又接替他指挥,直到最后兵败投降,遭到流放。战争结束后他回到已改名为东京的江户,在警视厅里谋了个差事,从此化名为藤田五郎。退役后与妻子一起在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里当勤杂工,大正四年(1915)9月18日殁,享年71岁。

如果说河上彦斋让剑心的拥趸们多少有些失望,那斋藤则绝对没有辜负他的爱好者们。在史料上短短的几段生平,字里行间透着两个字“传奇”。一个人生逢乱世,能够亲身地参与其中并为自己的理想而拼尽全力,本身就是很难得的。而置身于动荡的核心并生存下来,能够亲眼见证两个时代的交割,更可以说是不枉此生了。在漫画里斋藤被设定成一个久经战阵、冷静沉着的斗士,即使是最危急的关头也可以从容不迫地擦燃火柴,悠悠地抽上一口烟(实在是太酷了!)。据说连载中斋藤一刚一出现,和月便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量来信,而《浪客剑心》的故事也恰恰是由第七卷他的登场而进入高潮的,斋藤可以算是这部漫画的“
福将”了。

与中性化的剑心不同,喜欢斋藤的绝大多数都是男生。在当今的动漫作品中像苍紫那种“女人眼中的男人”是很常见的,但像斋藤这般成功的“男人眼中的男人”却非常难得(这句话的感觉怪怪的)。毕竟男女的价值标准有所区别,二者眼中的“酷”是完全不同的啊。

在漫画里斋藤最帅的地方就是能够在新社会中重新定位自己,继续自己的信念。但历史上究竟如何却不得而知,只能借于推测了。沉浸在失败的屈辱中,整日听着昔日的战友被败坏死后的名节,战后的斋藤一定活得很痛苦吧。也未必,说不定他就是那样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呢。想象一下,在大正年间(已经是“樱大战”的时代了)的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中庭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校工正在清扫着落叶,饱经风霜的他还会留有那锐利的眼神吗?完全不顾周围女学生的嫌恶和指指点点,沉浸在往昔的追忆中,耳边回响着“我乃新撰组三番队长斋藤一!”也是很浪漫的一幅画面吧。(绯雨陶醉中:《遗作》的历史版!我真是个编故事的天才呢。旁人:吐……)
[PR]
by miyagi-slave | 2005-03-08 19:27 | 精神分析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