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   2007年 12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关于藤田勉,藤田刚和沼泽龙雄。

藤田勉是斋藤和时尾的大儿子,生于明治9年12月15日(人马座),子承父业,也是军人一名,曾经于军官学校就读。后来和母亲的学生西野绿叶恋爱,结婚,生了七个孩子(西野姑娘不是我说你也太能生……过头了 囧)结婚后前期跟随父母住在东京本乡真砂町,后来在大正12年搬到中野区弥生町另筑爱的小巢= =+关东大地震之后养成了防患于未然的的习惯,在自家自挖地下室,用来储存水和油盐酱醋茶等日常用品,邻居都称赞道不愧是军人啊啊啊~~~orz不过在二战遭到空袭后家就被炸掉了,战后住在荻窪。三女儿和子的丈夫是内科医院医生,晚年的勉就在女儿处养老。昭和三十一年,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就口述由妻子执笔书写藤田家历史,这本书成为当代学者研究斋藤一生平的重要史料。

二儿子藤田刚出生于明治12年10月4日(天平座),关于他的记载没有多少,只说他长年生活于国外,后来和会津藩家老田中土佐的孙女浅羽雪子结婚,生下二男二女(虽不及他哥可也够会生的orz)长男秀城很不争气地成为海军技术少尉,战后在横滨市的政府机关建筑部门任职。(好个知识分子就因为参战而背景不清白了,中指一个先,就算没上战场,支援日本兵的统统地中指)PS:藤田勉估计没参战,不然为什么打仗的时候他窝在家里挖地洞 囧?

三儿子龙雄的身世可谓叫人掬一把同情的泪= =他出生之后户籍上是不署他的名字的。他刚刚一出生就被过继给会津藩老格(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貌似也是曾经会津重臣一枚?)沼泽家13代当家,沼泽小八郎夫妇做养子。沼泽家是时尾母亲的姐姐的夫家(好番薯藤= =)所以小八郎算是时尾的表哥吧。因为小八郎夫妇生不出儿子来,唯恐沼泽家无后,便哀求斋藤和时尾把第三个怀着的孩子(如果是男孩子的话)过继给他。(封建思想害死人)两家人都对龙雄小弟弟保守着这个秘密。龙雄上了大学后却不知怎么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世来了,便询问他的叔母井深,这女人嘴巴不牢靠就告诉他了,据说龙雄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哭得像个孩子一样。看到这一段,好萌~~~囧

女氏家谱我就不写了哈没有爱
[PR]
by miyagi-slave | 2007-12-20 09:37 | 浮氣大根 | Comments(2)
高木时尾的资料,用百度大婶就能搜出来一大堆,基本上就是从日站和基维百科弄下来的那些,没有什么特别新奇的,缄默程度比她夫君有过之无不及。

照搬百度资料:

藤田时尾

弘化三年四月十五日,会津大目付高木小十郎与克子夫妻的长女出生了。根据照姬付中藤的典故,夫妇二人给女儿取名为[贞]。而时尾这个名字则是那时武家源氏女子常用的名字,后来也就成了本名。

在庆応四年的会津战争中,作为女性的时尾也同众藩士一同守城.在山本觉马的妹妹八重子(之后的新岛襄夫人)的回忆录中出现了时尾的名字。“入城之后,我白天看护伤员。入夜时得知了今夜出击的消息。我也佩戴了短刀,并开始割短头发。由于自己不能割整齐,就由高木盛之辅的姐姐时尾来帮忙。”(出自平石弁藏的《会津戊辰战争》)在进行了壮烈的守城战之后,会津还是开城投降了。身处乱世,人就如浮萍一般四处飘零,战后时尾不得不与大量的会津藩士一起移居斗南,过着严酷的赤贫生活。这不由得让人感慨造化弄人。

明治七年,时尾与改名为藤田五郎的斋藤一结婚,生下了勉、刚、龙雄三个儿子。

明治四十年十月,为了追悼会津战争中的战死者,慰籍亡灵,时尾同会津出身的妇女十人一起来到了会津七日町的阿弥陀寺种下了樱花树。翌年,为了给会津出身的妇女置买墓地,在展开捐款募集活动中,时尾作为若松外地区的总发起人代理,在安田银行开户,并捐助了两元五十钱。

在明治四十一年三月调查的《大日本妇人录》中也有关于时尾的记载:“藤田时尾子,弘化元年生,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书记藤田五郎夫人,女学生监督寄宿宿舍主,本乡区真砂町三十号”这个女学生监督寄宿宿舍主的含义,从学校方面的了解来看,就是让女高师的学生在自己家寄宿的意思。其长男勉的妻子西野绿叶也在这里住宿过。本乡区真砂町三十号就是住所的地址,时尾就在这里一直生活到75岁去世。

正史说完说野史
[PR]
by miyagi-slave | 2007-12-18 03:05 | 浮氣大根 | Comments(0)
若说最近在重温幕末剑客浪漫谈的时候有受到什么冲击,莫过于发现这个叫篠田やそ的女人了。在现如今37丑闻横行的网络,猛然发现我心目中具有无上地位的斋藤萨马也是二婚男!!哎哟真是大吉利是恶灵退散哟~~!!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估计不多,没有谁像我迷他迷到这样祖宗十八代翻箱倒柜地8。不过喜欢斋藤萨马的人还是大可以放心,这段历史仍是一段传说而已,史学界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女人的存在;即使是真的,这段婚姻在当时动乱的年代也十分坎坷复杂。究竟是何来由?且听我把日站资料翻译总结,慢慢道来。

日站资料:明治四年(1871)的8月25日,27岁的斋藤一和31岁的篠田やそ结婚。(该煨咯,在我生日之后的一天TTATT)此段婚姻记载在明治五年三月的壬申户籍上。
推算过去,篠田やそ应该是天保11年出生,比斋藤萨马大四岁,是会津藩士族篠田内藏(内脏= =|||?)的长女。这么看去这个女人的经历也很坎坷:长兄篠田岩五郎在禁门之变的时候战死,父亲在会津病死,之后和弟妹一起生活(姐姐带着一群弟妹不容易啊),后移居斗南。刚到斗南的时候,和上田八郎右衛門的儿子上田七郎(名字起得太省功夫了=..=)同居,然后转居到斗南藩小参事仓泽平治右衛門(窃认为不是那层意思的同居,有点类似于投靠,毕竟还带着弟妹)就在仓泽府邸中她遇见了斋藤萨马= =+由这个仓泽右卫门说媒,两个人结婚了。在明治六年2月10日,二人转居到上田七郎夫妻府邸。明治7年6月10日,斋藤一上京(就如浪客剑心所说,在东京警视厅当了一名警察)。送走斋藤萨马后,篠田やそ在明治9年7月20日回到仓泽右卫门府邸。其后行踪不详,后人不知道她是何年去世也不知道她葬在哪里。就是说,这个女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

斋藤31岁那年由松平容保做媒,娶了会津藩高木小十郎的女儿高木时尾,时尾比他小3岁。时尾是大家所熟知的伴斋藤一白头偕老的妻子,是具有武士世家风范的大小姐。早年因为战乱没有顾及儿女之事,错过结婚年龄(事实上她也参加了会津守城战,明治四十年的时候还为悼念会津之战死难的妇女而买下墓地,种上樱花树。果然是武士之女TAT)他们生了三个儿子:勉,刚和龙雄。刚被送到海外留学(我晕好前卫)因此很长的一生都在国外,龙雄一出生就被过继给别人(我哭,斋藤萨马你嫌儿子太多了不是?),只有勉是后来继承斋藤遗志的人,斋藤去世后由他撰写父亲的历史。

好了,关于这个篠田やそ的女人史册上的疑点呢有如下:一,记载他们结婚的证据只有当时的一本名为“贯属户籍”的户籍本,名字署名为“藤田五郎”和“篠田やそ”。当时注册户籍并不像现在这么简单(至于怎么不简单法有专家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没把握到重心),总之结论就是当时这种户籍本很多人用假名和伪身份去注册。二,户籍本上署名藤田五郎当年27岁,妻子31岁,作成日期是明治5年,但是专家认为宏化元年出生的斋藤一当年不应该是27岁而是29岁。我自己还要加一点第三也是我最疑惑的:“藤田五郎”这个名字分明就是松平容保在斋藤萨马和时尾殿结婚的时候赐给斋藤一的,这一点在很多参考资料上都有叙述,可信度也是较高的。何以变成他和篠田やそ结婚的时候的用名呢?

资料来源:http://hajime3.hp.infoseek.co.jp/

literature review完毕来discussion和conclusion= =+
[PR]
by miyagi-slave | 2007-12-10 03:39 | 浮氣大根 | Comments(3)
资料来源:http://mnemosune.blog.com.cn/
曾经因为无限迷斋藤这个角色而无限迷铃置的声音[现在也很迷],然而听到他配九能带刀之后又忍俊不禁……对声优界关注不多的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只能在重温浪客剑心的时候回忆当年那股着迷的兴奋感。

Q:在接《浪客剑心》这工作时的感想是什么?

A:我并没看过原作,但我听过新撰组的故事,而且我很喜欢幕府末期的一些事情,因此马上就产生了兴趣。

Q:对斋藤一这个角色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A:是他的发型。(笑)很奇~怪的发型,让人感觉可怕。(笑)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笑)

Q:喜欢或讨厌斋藤哪一点?和自己相似的地方是哪里?

A:别人常说我这个人属于比较冷静的类型,其实不是这样的,但这点可能有点像。有一幕曾出现斋藤谈到他太太,(笑)这时候他就比较有人味。[爱老婆的阿酷更阿酷TAT~~~]
他的个性很冷酷,能压抑住自己的感情,但也有对某方面的热情。

Q:在演斋藤这个角色时,最留意的是什么?

A:就是要尽量压抑自己,不要表露太多情感。声音尽量减少抑扬顿挫。不过在战斗场面表现出他强的一面时,还是得在沉着的基础上将这点包含进去。其它方面,像是缺少人味这部分,因为我本身就有点这样,(笑)所以并没有什么困难。

Q:和刚开始的时候相比,整部戏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斋藤一本身没怎么变,变的是他和剑心之间的距离。两个人慢慢的接近……当然还是有点距离,但的确是慢慢的拉近了。我想这是变化最大的。[不是和左之那个“官配”么*爆,官配是时尾殿!!!*]

Q:感到最难表现的一幕或是台词是什么?

A:必须一直保持很沉着冷静的感觉,我想这是最难的吧。(笑)还有人物改变时,不同人物时……像这种情形,如果是比较轻松的动画,就可以表现得夸张些,但这部比较严肃,所以得保持在一定的范围内。这是比较困难的。

Q:对于他的生存方式有何感想?

A:较为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以男人的生存方式来讲,从对话中大家可以了解,真的想像不到他这种人也会有妻子,(笑)居然有妻子……对于这一点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如果能演他和妻子的情景一定很有趣吧。[我想看~~~!怨念……]

Q:除了斋藤以外,最令你印象深刻的人物是?

A:整部作品中的危险人物一直陆续不断地登场,(笑)不过最最可怕的人物,我认为还是志志雄。(笑)宇水也很可怕,志志雄也很可怕,但作为一个声优来看,他们都一样。能和另一个世界的人物一起出演这部戏,我觉得是个很好的体验。……不过最可怕的还是志志雄。

Q:在整个系列中最喜欢的台词或是印象最深的一幕?

A:他谈到妻子的那一幕,让我印象很深。[动画里面和漫画还是有点不一样……动画里面居然还会害羞……还是喜欢漫画那种一副无所谓地谈他唯一称赞过的女人感觉比较好]还有与志志雄的对决,还有和剑心的对决……不过以整个系列来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和剑心的第一次对决。

Q:请以一句话形容《浪客剑心》的世界观。

A:我觉得很浪漫。不只是男人的浪漫,而是多方面的。我认为果然还是……这是当时的时代,从江户时代到明治,幕末也很有趣——在一个时代末期的男人和女人的一种浪漫。

Q:请告诉我们这部作品带给你什么样的感想。

A:能够跟以前没合作过的伙伴合作,这是让我最高兴的。导演给我的一些建议,我也非常的感激。

(笑)虽然我和斋藤的发型不一样[还得了= =],但他给我很活生生的感觉。虽然他跟剑心不同,他是个很奇特的人物,就以我个人来说,我觉得他是个值得爱的人。虽然他的发型很怪,也让人觉得很可怕,但希望各位观众能喜欢他,喜欢斋藤一。(笑)
[PR]
by miyagi-slave | 2007-12-09 00:42 | 問答桿菌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