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   2008年 11月 ( 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什么叫做好狗运萨?
就是10点钟开始派发号码(只限50个)的meeting,11点钟我要去面试,于是注定不能去排队拿号。等我面试完12点多,赶到九龙湾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多,问reception还有没有号拿,receptionist扔给我一张小纸条,我一看——靠,50号。|||||Orz
不对……不会这样的我今年的RP岂不是已经用到负值!

进场的时候播着河隆的经典名曲,很快ryu就出来了,啊啊啊啊感受到亚萨希死光了~~!比隔着荧幕看要有杀伤力啊!其实一直以来ryu在我心目中都不算是帅的类型(表打,我知道很多人认为他超帅),但今天能够亲临现场看他,觉得比对之二次元地来看他真的帅多了,而且举止很gentle很sweet。虽然我回来之后对群里的jms们说他是猴子汤丸,又甜又圆,其实他也不是胖啦,当然脸是比我想象中圆,身材还是很瘦的所以请放心= =||||||

主持人有问他对香港有什么印象之类,他就说了香港是个很有活力的都市,然后喜欢吃香港的美食,喜欢这里的粥(主持人:你口味很清淡啊)隆:我也喜欢吃炒饭的(主持人:总之就是喜欢吃饭)嗯,我觉得这个主持人满喜欢调戏猴子。

有一个活动环节就是叫了5个歌迷(预先叫好的)上去对猴唱歌,唱完之后主持人叫他评分,他就说嗯其实大家都不是专业歌手,在台上未免紧张,唱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于是每人颁发一只亲笔签名CD。

后来是提问环节,在场的记者都没个提问的(估计是赶来也么做功课= =)还是主持人活跃气氛自己先问了他几个问题。猴儿说他在来年三月的香港live也会唱LS的歌给大家的。我小声惊呼:哟西!!!主音唱出来毕竟和吉他手唱出来还是有分别的呀!能从猴儿口中听到LS的歌我就基本上算是听到原版了呀!(蹲,好容易满足的人)

继续提问环节我就举手问了:河村隆一或者将来LS有没有可能到中国内地去开演唱会呢?猴儿就说在上海以前已经开过一次了,如果有机会他还想去北京。然后还问鸟巢是不是可以容纳10万人(于是主持人摸他的头发说:鸟巢*继续调戏*)。其实我因为太紧张,问完这个问题就吧唧坐下了谢谢也没说本来要代群里的姐妹们传达心意的那句中国内地还有很多人支持你的也没说*挠地板*原谅我吧迎着ryuichi两万伏亚萨希死光的电压我能说完那句话再倒地牺牲已经不错了(自我表扬)= =

后来还有几个饭问了问题,有一个是说会不会带guest来,hayama啊inoran什么的,ryu就说会考虑(台下呼)有slave小声说:不如把另外4个一起带来啊~还有问以后会不会到哪里哪里哪里演出的,回答都是:你们叫我我就来啊(顺便奉送猴子汤丸的微笑)主持人又很high地说叫就来啊叫就来,大家努力叫他来啊一二三yeah之类……

最后主持人还教他说广东话:我爱你地。还说了好几次。
路设想的那么多恐怖情节都没有兑现:不可能啦不可能*摇手*在LS成员里面会做出侵害人心脏的事情的现在估计就剩老井兔了,再说老井兔会做,其他人也不一定会跟着他一起做= =

目前已经看到三个生人了哟*掰手指*(你在收集瓶盖儿吗?)
[PR]
by miyagi-slave | 2008-11-28 11:34 | 月海光華 | Comments(2)
ino你赔我!!!!(ino:又关我事=[]=)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ino不仅仅只是“轻轻”地扇动翅膀,在香港也没有形成“龙卷风”,甚至号称雨男的也没有带来翻云覆雨,不过真的是在任何一个slave心中都掀起了飓风。

史无前例的三首LS经典和Encore。

Face to face的前奏一响起我的脑筋短路了:这不是J的bass么?!随即脑筋线路一接驳上就开始尖叫起来,随着音乐晃动,和ino的solo作带给人的温暖感觉不同,LS的歌就像能起化学作用一样让人每个细胞都沸腾,每一句歌词都能合着唱。相信在场一定有不少slave掉泪。而台上的人呢?就像偷了嘴的小猫咪一样坏笑。

大家一致认为这次live ino的唱功变好了,在声线条件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他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与歌迷互动也非常纯熟,无意的小动作也让人抓心挠肝地萌动,譬如他按着耳线的动作就犹如托腮小花儿状,伸出舌头台下就尖叫一片。另,真人的ino,感觉好鬼,好不像亚洲人,关于形容他的颜我想了好久,还是觉得词拙,零缺陷?瓷娃娃?美丽可爱?天……这个世界上居然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就像传闻一样,镜头里根本拍不出他美丽的千分之一!

其实在没有开灯的时候我就料到有Encore,果不其然ino这次破了例,gravity的音乐一响起又是哀鸿遍野,真是不煽情会死星人。但tonight却是让人大跌眼镜!众所周知这家伙只唱自己写的歌,难不成真的是“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咩!私认为如果以tonight作结,这场live就真个是煽情show了,那么对于我这样的来说也很完满。不过喧宾也不能夺了主,始终还是solo live,煽情煽太过么意义。最后以不温不火的Let me down结束,我满以为会继续煽下去以时之色结束的……

不满七成的上座率,却比日本韩国台湾的满场更让他心情high,high到唱encore唱LS,我从来没想过香港能让他kimochi ii到这种地步=[]=……像当年fake?在港可是有点那么个受辱的样子啊。真看不出老兔是个愈挫愈勇型(说笑)~

P.S:一直到唱gravity的时候,我已经被他感动得稀里哗啦,已经在心里面暗暗发誓,ino,arigatou,我再也不会腐你,埋汰你,虽然那都是出于爱可是你对我们太好了,宁可由狼变苏,再也舍不得腐你埋汰你了……结果tonight一出我就“哐当”地倒了,他是唯一一位live后我也由狼变不得苏的一位……|||||||

另,和香港fans比起来,内地slaves们还是有点矜持。虽然希望把热情传递给ino,但毕竟主场优势嘛……不过最后两条横幅ino都应该收到了。特别是把上海那张在另外4个人面前一铺,咱们就能看到2010年的曙光了= =+

P.P.S:如果希望查询曲目,论坛已有亲post上(感谢勤劳的inoji同学,她还加上了每首曲目的使用乐器)。详情可至论坛的storm板块查阅。

最后,这次的live也麻烦了不少亲,特此致以感谢,并为我前期带来的麻烦和不便表示深深的歉意。
[PR]
by miyagi-slave | 2008-11-24 15:34 | 月海光華 | Comments(6)
但我現在歸心似箭。
[PR]
by miyagi-slave | 2008-11-19 07:55 | 人間失格 | Comments(0)
人一旦過得太幸福了,是要出問題的。
這幾天感冒發燒,咳得肺都要掉出來了,現在躺在床上打字。樂極生悲在我身上時常應驗。
也許也是這幾個月輾轉的生活吧,現在寄住的別人家裏騰出了空房子,我決定這個月要大大地好吃懶做一番,順便好好休養一下= =+

2007-10-27 Glasgow
說實話北部蘇格蘭除了愛丁堡外還真沒怎麽去玩過。母庫四子稱格拉斯哥是個可愛的城市,其實它是個工業城市,沒有什麽景點,但生活還是滿平和的。英國就是越靠南越接近現代化,北方城市生活節奏慢人也隨和,景色也相對南方宜人。

我們到達Glasgow已經是日落時分,雖然才4點,這也是英國最讓人鬱悶的地方= =||||||由於同行的旅伴純屬觀光,所以三場live都是我自己去看,6點進場,5點半去到只有排龍尾,不過鑒于我已經看過兩場mucc live了,我還是決定不跟人擠,站在後排反而能看得清楚些。結果在第一隊樂隊開唱的時候我就被pogo的人群拍飛了 囧 有個看起來有點亞洲面孔的高個子女生把我拉到她旁邊去站,間中休息的時候我們就聊起來,她泰國的,第一次看mucc live,喜歡的是 ‘of course tatsuro’,大寳,你已經變成必要充分條件了。囧 然後這個女生知道我是中國來的很驚訝地說我以爲你是東南亞人。話説我只要一化起妝就會被認爲是馬來泰國印尼越南etc人= =|||||||可我覺得我的臉長得很中國啊 囧

第一隊唱的時候我看到小傻在後臺探了個腦袋出來,跟著音樂搖伐搖伐的,不一會兒大寳和女王的腦袋也相繼探出來搖伐,引得那個泰國女生一陣激動。台下有人看見了大喊他自落!個人覺得這對正在表演的樂隊不是太好吧= =||||||不過格拉斯哥人幾曾能夠見到母庫……可以諒解= =||||||

格拉斯哥的舞臺是我看的三場中最大的。每隊樂隊都可以拉自己的背景板,暖場和第一隊唱完之後就是母庫了,紅色布幕拉開,背景是兩個閻魔,很有氣勢。小傻,油揩,女王和大寳相繼上臺,大寳右手戴幾串大佛珠,頭髮估計巡迴了一個月沒剪變成梅超風狀,一上來就是志恩的第一首歌,台下的人群除了霸頭幾排的之外,其他人都不怎麽high的樣子,之前查taste of chaos的相關網站其實很多人都是以who the hell is mucc?的狀態來看的,個人認爲像志恩裏面頭幾首歌比較大氣能夠鎮得住場,又帶有能讓聽衆耳目一新的和風,適合拿來和歐美的metal拼場唱之外,什麽ageha之流的就算了吧,偏偏ageha還是必唱曲目,幸好the last day沒有唱,尚算划上一個完滿句號= =所以ageha就是我的錄像拍照時間,其它曲目完全可以enjoy~~不過我全程都沒怎麽拍大寳,因爲大寳的演出太好了,我只想享受其中,不想分神= =+

大寳把99%在瑞典的英語MC都搬過來,枉我還誇你英文不錯,原來還是死記硬背= =||||什麽You guys are amazing啊,scream for me啊,Are you exciting啊……而且一用還用全程,總之我三場都聼一樣的MC,faint= =||||||||| 就唱fuzz之前添了一句:It’s a very easy song, very, very easy,單聼這句話就知道他要唱fuzz了。雖然很多人都很討厭這首,但我覺得還滿好跳的。= =於是乎老外們和我都很受落地跟著一起傻X地跳了,雖然在這個以heavy metal為名義的event中好像有點變味,說的好聽一點,可以是調劑。

最後一首是libra,太短了,總共才唱了五首歌,縂覺得才剛剛開始熱身而已,還是瑞典那時候唱足兩個小時整張album外加幾首名曲比較夠喉。

知道有sign corner是非常湊巧的事情,glasgow ABC的入口貼滿各個樂隊的海報,在mucc那張上面用很不顯眼的銀色筆在白色背景上寫上了sign corner的時間地點,這麽說一反光就蝦米都看不見了= =||||||||||| 很多人之前也沒看見,就是因爲這位泰國mukka說要去撕海報,門口保安不讓撕,於是她跟保安磨了好久。最後保安把這張海報撕給她了,我們才看到上面的熒光字=[]=外國飯也是看到他們走出來簽名大驚失色……這宣傳工作做得太不到位了- -

8點25分開始,身邊的Mukka都在緊張,和瑞典那時候一樣,都說的是第一次見母庫。其實我也麽想好要跟他們說什麽來著。結果到後來和4個人握完手都什麽也沒說,就曉得抱了一下satochi,出來后才想起:呃,至少可以說句加油的……算了還有機會。不過結果後來liverpool就讓我BLX了= =

2008-10-29 Liverpool
利物浦,足球和披頭四。但四子只顧去看了足球= =沒覺得你們之前有多球迷啊= =
早上一到先去會館踩點,發現在格拉斯哥看到的幾個霸頭排的一看就知道是日飯的已經站在門口嚴正以待了= =利物浦這天巨冷,天寒地凍,日本女生們穿著短裙絲襪,光是看一眼我就要起雞皮疙瘩了。我和旅伴R小姐說,她們我在格拉斯哥見過的,第一排甩頭甩得勁厲害,連身邊一圈的外國人都呆住以囧字號表情看著她們甩……||||||||
然後有個日本女生走過來用很標準的中文問我們:請問你們是中國人嗎?我們:=o=!!對啊!然後R小姐說:我是香港的,她是廣州的。然後那個日本女生又用粵語說:我識講廣東話啊。我們:=口=!!!!於是R小姐蹲地抱頭:我慚愧!慚愧作爲一個中國人啊!!一個日本人說國語也比我好啊啊啊啊……然後那位日本女生又向她身邊的朋友用日語介紹我們。我跟她說我也會一點點(真的很一點點)日語的,除了她之外其他幾個日本女生英文不行,只能用日文交流了……他們每個人都準備了禮物,給他自落的是一本漫畫周刊,給小傻的……是一張裸女賀卡……orz

我們只是踩了點就要先回旅館放東西,順便觀光到演唱會開場,但那幾個日本女生就要在門口死守。据了解,在整個英國tour中,她們天天如此,我自認沒有這樣的毅力和耐性= =

這一天利物浦簡直是冷得刺人心肺,我等不到開場時間就縮進場館裏去了,利物浦的場館巨小,人也不太多的樣子,一開始是有個本地的indie band在唱,音樂一般般,不怎麽吸引,台下人沒有反應。那個主音也很無奈地說:我知道你們在等樂隊出來,不過請再耐心等一會兒吧,我們再多唱兩首歌就好|||||||||非常淒涼的感覺……|||||||想當初木庫跟GNR做暖場也是如此淒涼地說這番話,以至於後來這隊樂隊的成員下臺派發他們的新專輯宣傳單張我也好心地多拿了幾份= =

這次我是站在最後排的樓梯上,基本上能夠看得非常清楚。第一隊樂隊出來唱的時候母庫四子都躲在後臺搖伐,人家主音MC打趣的時候我還看到小傻也在笑,我心想你不是聼不懂英文咩?扮豬吃老虎啊= =但後來聼日飯證實的是四人都完全不會英文……

大寳看起來非常的喜歡小場地,他穿了一件露肩的性感小T shirt,真正化身狒狒王,在場館内爬高爬低,抓著頭頂的橫欄盪秋千,也許是小場地更容易和飯互動,他經常撲到觀衆席前和上下左右的fans打招呼,有飯在拿攝像機拍他,他就把整個腦袋都湊過去讓人拍。曲目都是一樣的,連MC也是毫無新意地都一樣,對於我來説感覺沒太大驚喜,時間很短也仍然是不夠喉。這場live吉他和bass的位置換了,以至於有個油開飯散場之後大哭:為毛米婭君要站在本來是油開君的地方嘛TAT

散場之後那個會中文的日飯把她的收藏拿給我看,是2000年迄今爲止她追的所有木庫live的照片,那時候還是密室係的妝容,好懷念TAT途中有個醉漢來搭訕問我們這是什麽東西,日飯不會英文,但還很好心地斷斷續續地用英文介紹木庫給他,可那個醉漢很明顯是來調戲不是來交流的= =||||||還指著他自落說:He’s ugly, isn’t he?日飯還是全然不覺地熱情跟他介紹,那個人可能覺得語言不通麽法交流就放棄了,後來這個醉漢還找到我拉著我說那個日飯很可愛,我說我不會幫你介紹的= =||||||||||

利物浦這天沒有sign corner,私認爲這對利物浦的飯滿不公平的,因爲其他地區的演出都有sign活動,這次可能因爲場館太小,舉辦不來。但是幾個日飯仍然堅守,說要等到木庫成員出來才離開。我問你們是不是整個英國追每次都是這麽等?他們說是的。我問他們大概什麽時候出來,日飯說大概1點多鈡。我faint了一下,算了,還是告辭回家睡覺的好orz,這天要不是冷的像冰窖一樣,我還是有點興趣一起瘋一宿的= =|||||||
後來從這個日飯処得知木庫晚上沒有住店,每次都是演唱會完就直接大巴運往下一個目的地,超辛苦,所以照片上面的四個人都很殘……大寳的眼袋變成四個 囧 日飯每次結束都等他們送他們禮物,和他們聊天,他們都記得那幾個日飯了。
順,那個會中文的日飯原來在廣州當日語老師,所以普通話和廣東話都講得很好=[]=

兩張利物浦beatles相關……
c0068746_2346264.jpg

c0068746_2347636.jpg


2008-10-31 Oxford
最激動人心的一次,最後一場,結束在萬聖節的英國巡演。
Oxford沒有想象中的漂亮,但也是個溫暖平靜的小城。中午去踩點的時候他們剛剛好進去了,外面的工作人員在搬器材。毫無意外地又是那幾個日飯坐在門口,看到我們熱情地打招呼,並告訴我們成員已經進去了,我說那我們先回旅館,晚上再見。

説道旅館,這次給死英國人忽悠了一把,明明房間已經滿了還接我們的單,居然還讓我們提著大包小包另覓住所,還什麽 I can’t do anything for you. 我一定要在hostel world給他差評,媽媽的~!所幸的是一家小巴兄弟開的家庭旅館接待了我們,老闆是對溫和的老夫婦,老闆起先以爲我們是日本人,我說我們是中國人后,他快樂地張開雙臂說:“我們是巴基斯坦人~我們是兄弟國家!”然後小巴兄弟的旅館很乾淨照顧也很周到,早上的早餐豐盛到撐不死你。……哦小巴兄弟,俺愛你們~*淚奔*

晚上我進場的時候,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多人,場館(不是舞臺)是我看得三場之中最大的,後排還有電視屏幕。這次最後一晚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擠進前排,大概是第二排,脫好衣服,準備最後一晚來個狂歡。第一隊樂隊的主唱發話說,這是taste of chaos的英國巡演最後一晚,他很高興認識很多rock友,比如誰誰誰和誰誰誰和他自落……他自落的名字一說出口台下一陣尖叫,然後主音很鬱悶地說:你們都是來看木庫的!?TAT??……呃,好可憐,其實我覺得來看他們的也不少,只不過看木庫的都是少女居多,少女自然比較高調一點……嗯。然後他說,他自落是really nice people……我不禁想起了kazumi的擔憂= =||||||||||

大寳這晚化了tattoo裂口妝,超級帥,一上臺就大喊:Happy Halloween!!在閒奏的時候他拿出一個小塑料桶,裏面裝滿了糖果,一把一把地往台下撒,撒完之後把桶也扔了下來。可能因爲是節日氣氛和last day的影響,台上台下都超high,我也像第一次在上海看木庫live一樣全身心投入,本來心想著是等到唱ageha的時候再好好把大寳的帥樣拍下來,結果他們卻很沒有破壞氣氛地不唱ageha!從頭high到尾!!唱完libra大寳雙手合十向台下鞠躬,但是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沒有許諾會come back,我覺得這樣周到的全英巡迴估計也不會出現第二次了。

最讓我留下遺憾的是成員離場的時候,我大叫satochi!然後小傻看過來了,直接把鼓棍扔向我這邊!從小到大與高空接物無緣的我這次終于抓到了,但有無數只手同時抓上,我只抓到鼓棍的頭頭部分,一下就被人從手裏抽掉了,我那個淚啊我那個恨啊!!TAT最後搶到的是站我前面那個日飯,我後來用怨恨死光盯著她說:我最喜歡的是satochi!=”= 她馬上雙手合十鞠躬說:果面果面!(要是真覺得果面就給我呀給我呀幹嗎不給我啊啊啊啊=皿=|||||)最後還是問她借來看了看,發現整根棍子被打得開枝開裂的。不過總之我還是與高空接物無緣的麽 T T

萬聖節很多外國fan都化得非常有創意。排隊簽名的時候看到有個女生把自己化成一整個骷髏,覺得木庫看到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那個會中文的日飯找到我,給我一張卡片說:我們都寫了話給mucc成員,剩下給satochi的你來寫吧。我腦子一下塞掉,根本沒想好要寫什麽的。刷刷刷就寫了:Here’s your big fan from China, you’re the best forever!其實卡上的位置也只夠我寫一句話了= =||||||寫完之後日飯一看說:呃?英文?satochi不懂英文的。我說:很簡單的英文啊,就是寫得很簡單爲了他能看得懂啊。日飯:大概……可能可以懂吧。我想:總會有人翻譯的嘛。話説回來這兩句話要是也看不懂的話直接拉去填埋了算了= =枉你們還歐洲游了這麽多年,大石要說給你們的培訓費都白出了= =||||||||

排隊的時候我問那個日飯說我跟他們說英語可以得嗎?聼得懂嗎?那個日飯很猶豫地說:他自落不會英文啊。satochi也不會,他們都不會英文啊。不過應該懂吧。輪到我的時候大寳看了我一會兒后,說Hi,我心裏還在蘇著想會不會認得我了呢。他邊簽我邊說,我去了瑞典和上海看過你們的live,實在是非常精彩。然後大寳就笑著說Oh really?Thank you very much. It’s very nice to see you again!誰說大寳不會英文的?誰說的?還要是沒有日文accent的英文喲!來,表揚一下!輪到satochi時,我豁出去了,摟住他在他耳邊說:我最喜歡你。用日文說,這次終于懂了吧,笑得跟朵花一樣,拼命鞠躬說謝謝謝謝,我移動去yukke処時,我後面的人還在和大寳周旋,他的位置還空著,他就還自己一個人在那兒嘿嘿嘿傻笑,實在太樂了吧,然後油開也看著他笑。我對油開説下個月是你生日提前祝你生日快樂,油開一愣,然後恍然大悟說:啊,謝謝謝謝~!還是能聼懂的呀。不過最後我和女王說的是和大寳說的一樣的話,女王貌似有聼沒有懂,有點尷尬地握了手就完了。

最後我拐出來的時候看到一個熟悉的人。我走上前去問:Excuse me, are you Vicci?那個女生看了我半天非常疑惑不安地說Yes……我報上我的名字,她馬上尖叫起來,抱著我又摟又親。沒錯~!她就是我上次在Juno Reactor的live上面認識的sugi slave,Vicci~!因爲我上次看live的時候沒化妝,化妝之後她就完全認不出我來了~她看到我像失控一樣的,拼命向她的朋友介紹我說我們怎麽認識的,還不停讓她的朋友們幫我們拍照。我心想我怎麽見到你都還沒那麽激動啦,你乍就激動成那樣~~哎slave們真的都好可愛>///<快要到她簽名了她才放手,簽了之後又跑出來跟我聊天,還一直慫恿我參加接下來通宵的halloween party,說天晚了她可以送我回旅館。對她的好意我婉言謝絕了,因爲我年紀大了真的需要休息=[]=|||||看到排隊的人漸漸少了我們拿定主意再排一次!我們一混進隊末,實Q大哥就把柵放下來,停止fans入場排隊了= =+我和Vicci擊掌:沒有人再來打擾我們了hia hia hia!!

大寳看到我們拿著相機走過來就摩拳擦掌捋袖子捋頭髮一副“來啊來啊來找我照相啊”的架勢。(具體參考jun日記“來啊來啊來找我簽名啊”姿態= =)我一走近他就一把把我攬了過去,我那麽一瞬間蘇掉了——大寳的手臂和肩膀好有力(///=v=///),蘇到有點腦袋發熱的我謝謝都忘記說了好像,然後毫無懸念地和所有人合影。多謝Vicci~~促成了我的全員合影完滿成功*合掌*!

最後,不論Vicci再怎麽挽留,自己知道自己身體狀況的我還是執意要回去了,於是又免不了抱啊親啊揉啊搓啊一回,這姑娘實在太可愛太熱情了,遇見她真是太好了>3<。回去的路上焰火在夜空不停綻放,然後請想象懷著一顆蘇得不得了的少女心的我在夜晚的煙花下奔跑的場景吧,簡直就是情人節那天晚上向學長成功告白的女子高中生心花怒放的漫畫畫面啊= =||||||||不過事實卻是萬聖節的晚上向高安學長成功告白又被青蛙王子攬入懷中(那好像也不叫“懷”)的蘇姑娘心花怒放地奔跑在牛津的大馬路上……

於是那天之後,身體調子急轉直下,然後至今日此狀況。阿彌陀佛……

這幾天的song list如下:
Fukuro no Yurikago
Nuritsubusunara enji
Fuzz
Shion
Ageha (Not in Oxford)
Libra
短吧,沒勁吧= =

戰利品item:簽名海報兩張。T shirt一件,宣傳海報一張,大寳派的喜糖一顆= =+
c0068746_75802.jpg

[PR]
by miyagi-slave | 2008-11-03 08:29 | 六九黯色 | Comment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