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   2009年 05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c0068746_10544944.jpg

[PR]
by miyagi-slave | 2009-05-03 10:55 | 月海光華 | Comments(1)
我们怎么能够辜负他苦心孤诣安排出来的年度大戏呢?
一定要跟着哭,跟着闹,跟着蹦!表现出悲痛欲绝痛彻心肺痛不欲生恨不得把他们俩一起扔锅里炖成田鸡田鼠狐狸大补汤而后快,营造出台上悲切切,台下长戚戚的氛围和画面,才符合娱乐圈的精神,才没有白白牺牲了林老板的杉小蜜的倾情出演。
老子今天给足面子,充当一回群众演员在台下吼俩嗓子,以示自己还有作为slave的义愤。
然后大家可以洗洗睡第二天早上搬个小板凳过来嗑瓜子看事态发展了。
所以大家一定要有娱乐精神,并对他们人不黑而自黑之的为娱乐而牺牲的崇高精神献上神兽以致敬。

====我的话完了,谢谢大家====

啊,扫张画上来,1月27的日记内容。虽然对话内容已经被证实是yy,但是此二人在最近看来却有一番猩猩相惜的情谊在酝酿着……
点开可看大图= =
c0068746_23182245.jpg

[PR]
by miyagi-slave | 2009-05-01 23:19 | 月海光華 | Comments(1)
c0068746_0434029.jpg很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因为我算起来已经有7年没有跑过1000米了。
而强忍住两个小时几欲失声痛哭的感觉,不亚于跑1000米。全身肌肉酸痛,头脑晕眩,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几乎整个人要瘫倒在地上,即便是现在打字,手也在颤抖。
这是在中国大陆的电影院很少出现的情况:没有人吃爆米花的声音,没有人讲话的声音,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一片死寂。
左边的女生和我一样,从头到尾都在努力克制自己的呜咽,前排坐的男人也在擦眼泪。
即使知道很煎熬、很痛苦,但是大家都自发地让自己坐在这个位置上,承受这种痛苦。

从日本人的炮弹炸开南京城门的时候,我就开始流泪,那不是祖国受的第一道伤,但它刺穿了祖国的胸膛。
之后的一幕一幕就像一刀一刀砍在我心上,在刘烨喊出“中国万岁”的时候,我听到了哭声,那是我自己的,还有别人的。
我们看着许多爱国主义教育的影片长大,早已对这样的口号习以为常,甚至觉得它老旧到无法在人心中泛起任何波澜。可是在看到孙中山国父的塑像被拉倒并盖上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那一刻起,我们看到的是走向死亡的祖国,任人践踏、戕害的祖国。这无异于在绝望地看着濒死的心爱的人的时刻,发现他尚存一丝气息的的那种激动。
不是说看着高大全的红军形象顶着炸药包冲向敌人喊着社会主义万岁共产党万岁就没有激动,而是全然不同的,那种绝望的深渊中爆发出来的喊声,一鞭子打在心上,痛着、挣扎着、警醒着,感情复杂交替。

关于电影本身我不会做太多的赘述,网上的影评已经是铺天盖地。我谨记录我的心情。
角川我觉得是个很突兀的存在,这样的日本军人在当时的大环境下绝对是凤毛麟角。但,对参演这部电影——事实上我对所有参演抗战有关题材的日本人——都抱有敬意,因为他们回到自己国家是无法立足的吧。
对日本人可以原谅,但决不会忘记。
何况现在他们对历史的否认态度,根本还是谈不上原谅。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国外曾有日本人问我:其实你们中国人对我们日本人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我很鹌鹑地回答:对你们大部分人的感觉都是彬彬有礼。
他很疑惑地再问:是吗?真的吗?
我立刻知道他很想追问是以前的事情。无奈他英语不好,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后来还有一个日本女生问我同样的事情。我也是这么说,但还加了一句:不过我们不会忘记历史的。
她立刻说虽然中日以前有过战争(和所有日本人一样她用词很隐晦很逃避),但我觉得这里的中国同学都对日本同学很友好,并希望大家能够一直友好云云。
当然,大潮流是友好啊。
我们能怎样?屠了你们祭祖么?或者说在路上看到都横眉冷对么?
但我们确实从心眼儿里抗拒你们,真的。
出生在南方沿海城市的人受到国外文化影响较深,基本上比较实际,相对也较崇洋,因此我充其量是轻量级,但我身边尤其是北方的同学,真的可以做到看到日本的任何相关物品都是横眉冷对,必要的时候(譬如战争再次爆发)可以真的屠了你们祭祖。因为他们受到的伤害是直接的,他们的亲人很多都死或伤在日本人的刀枪下。我不纯。我的祖辈来自东南亚其他国家,也没有受到日本人的直接伤害,但却生活在日据区,他们小时候也是耳濡目染日本兵的残暴行径,因此我从小听老人家讲故事的时候,这种印象就深深刻在脑海里。
这种影响,即使泡着日漫日音长大,也根深蒂固,不会消除。
更别提受害者的后代。
所以我看再见萤火虫(的电影!那个三观不正为自己那侵华老爸满自豪的电影!动画算是中肯但电影简直就是洗白+自诩受害者状)相当地嗤之以鼻。在美国的轰炸下作小媳妇脸,真是恬不知耻让人产生生理性厌恶。
那些日本兵们,在前线杀着中国人的孩子,让自己的孩子在后方饿死,如果有报应,他们该轮回几次成蛇虫鼠蚁才能偿还这场孽债!

我们的对手不是样板戏里面的脸谱,不是没脑子只会说巴嘎牙鲁给红军一炮崩一个的猪头三,正因为他们是人,他们会思考,他们有感情,他们科技发达,他们强大,他们也有民族凝聚力,所以这种在战争中人性的兽化现象才更加恐怖。
电影里的日军把全城几乎屠光以后,在祭典上敲太鼓的声音,我就感觉像一锤子一锤子把成为钉子的屈辱和血泪敲进我的脑袋里面。加上影院的音响效果,我的头脑简直就像被凿开了一个大窟窿那样,钝痛。

希望这出电影在香港上映的时候,香港的朋友们也能去看看。我不会说“是中国人就一定要看!”那是强迫行为,也很容易被人扣帽子。事实上,应该是,它适合全世界所有十八岁以上的人观看,以唤醒人类的良知。日本要禁播,证明日本政府没有面对它的良知和勇气。
它没有娱乐性,它缺乏技术性,它很残酷,它只是历史。
即使相当痛苦,我还是决定继续去看《拉贝日记》。任何有关于中国近代被列强侵略欺凌的电影,我都会去看,除了表示对票房的一种支持,更像是基督徒对自己施以鞭打的行为——为了记住痛。
记住在这块土地上所经历的一切。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祖辈经历过的浩劫。
记住C青年生而为龙。

“即使一朝折断爪牙,拔裂鳞片,割目断掌,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愿我有生之日,得见您君临天下!”
——《为龙》

[PR]
by miyagi-slave | 2009-05-01 00:38 | 人間失格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