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mucc.exblog.jp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

<   2012年 04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作为老盛头的伪饭,我真是赚足了福利,对于这次大甩卖的RP都有点内疚了。。

流水账作业当然还是从接机写起。中午我们在小4儿推荐过的越南餐厅悦木吃午餐,不得不说小4儿真是小朋友,这餐馆又贵量少又么特色的嘛~花月给老盛头订了大束花,这次多亏双鱼辛苦扛着,把这束颇有分量的花扛去机场。

一开始我们还想等机场大巴,后来为了好掌握时间,花月还是当机立断让我们一起去坐机场快线,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对的,花月原来记错时间,他的班机应该是三点半到,记成四点半,要是不坐机场快线,去到人影都没了。

虽然夸口自己接机经验丰富,但也只是接送过狗哥而已,而且接那次还失败了。但这次有赖于花月事先和老盛头的经理人飞哥通好消息,我们知道航班号,只需乖乖在B出口等就绝对不会miss了。一开始大家都很紧张地等着,我真是太能体会这种望眼欲穿到尿急的紧张感了,航班延误了大概十分钟,大家猜测着老盛头今天的打扮,我是能猜到大概如何,他平时就很喜欢戴帽子和黑框镜,但我没想到他今天穿的一身黑。大家一直很害怕miss,但以我对他wb上和果儿们互动的了解,就算我们不去找他他也能找到我们,更何况还跟飞哥事先约好了呢~!(ps我们等的时候居然看到黄秋生。。。囧!)

果然不出所料他发现我们就放慢了脚步,然后say hi~双鱼一路上拿着沉重的花,就说一见到老盛头就要把花扔给他,结果她真的这么做了,把花咚地丢到他怀里就捂脸遁逃,事后被我们笑话了好久233~

狮子让我把曲奇饼拿给老盛头,我拿给他,已经忘了自己说啥了,我只觉得他怎么长得这么年轻这么少年啊这不科学阿这明明只有18岁好不好!!据说我还和他握手了可我tnnd完全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啊!但我记得他问我:“你是?”台湾腔软软糯糯的,真的听到耳朵都要化掉!我说:“我是小米。”他说:“啊,小米!”我怕他把我和一只米搞混了,马上又补充:“我是鸭皇妃小米,不是一只米哦。”他就笑着说:“原来鸭皇妃小米就是你~”然后他一个一个问其他人的wb名,末了就说:“我们一起照个相吧。”飞哥也很热心地拿相机,而且还问谁的相机要照一起照,大家都受宠若惊了但我还是不怎么惊讶,这的确是他会做的事情~他对饭真的比谁都热心~别看他说话声音甜得糖水似的,照相一说“茄子”那叫一个中气十足,像从丹田里迸出来的声音似的!当然了唱戏的人哦。因为手上还拿着花和礼物,他把东西给飞哥拿的时候有点撒娇地说:“你帮我拿一下嘛。”飞哥你每天听他那么甜的娃娃音真的戴胶布嘛!!(飞哥:习惯了。。。= =)

告别的时候我们跟飞哥约好了晚上7点半茶话会,到时候会有媒体过来采访,我们会早点到。老盛头跟我们挥手的时候也是一直目送,可能其他人太紧张了,开心到转身就捂脸遁了所以没有发现,老盛头一直依依不舍地看着我们走他才走的。

因为现在回家时间也尴尬,于是就跟双鱼去了她住的地方,让她打扮打扮再过去W hotel。

我和双鱼到W hotel,找了一会儿没找到花月,于是就坐在酒店大堂等。估计这次金像奖的演员都住在这里,等待期间还看到元华……

差不多到约定的时间的时候,花月就把我们领上来圆方二楼的一间法式甜品店,另外几位面圣的也已经在那里等了。我都觉得我还没准备好呢飞哥就带着老盛头过来了,全体起立石化行注目礼。我本来想坐得稍远一些,伪饭坐那么近拉的仇恨是双倍呀!结果么阴差阳错,他旁边的座位没人有勇气坐,后来位置挪着挪着,我就常驻左侧了……(话说贴那么近看他的侧颜真的鼻血流到干好不好…这种中国传统美的颜真的很狐仙很二次元,除了他之外我只觉得还有三个人是美到像二次元,看了真人跟没看过真人似的,就是:坤姐,hyde,Inoran。请注意,3/4都是水瓶座,我想强调的是,水瓶真的是出极品美人的星座!)

这次老盛头还带来两个朋友,一个是他的造型师(也是他曾经的学长)培华哥,一个是北京盐色餐厅的老板Johnny和他的漂亮女友。一坐下来,飞哥就点我们人数,然后说:“这次盛鉴有一份惊喜礼物要送给大家哟~是他这次为这次金像奖拍的宣传硬照~”我看到是金像奖宣传册上面的那张照片。他在照片上面签名,然后亲手分送给我们每个人。他还说:“对不起啊大家,我记性不太好,你们机场的时候说了人和名字我记不完,我给你们照片的时候,你们可以再说一次吗?”他给我的时候我说:“鸭皇妃小米。”他双手拿着照片给我:“鸭皇妃小米,谢谢你过来~”他虽然直视我的眼睛可我完全无法直视他!所幸他平日的目光那么温柔,如果用谭鲁子的目光,我会直接吓尿裤子的!!!搞得我可心虚了…尼玛可我不知道哪来的狗胆,跟他说,能在照片上写“To鸭皇妃小米”吗?他犹豫了一下:“那这样的话所有人都要写咯,但是照片上已经没位置了。你这次有团《艳后》的宣传册吗?那上面就有写To的人了~”(后来我看到宣传册上写“鸭皇妃小米欢迎加入我们”的时候我差点要大喊:老子要变心了拜拜大黄我永远爱你!!!!!!!!!)

他一边签名我们大家一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培华哥还爆了他很多趣事。培华哥以前是他学长,据说台湾跟日本一样辈分还是比较森严的,以前的学长变了自己造型师,还是有比较比秒的赶脚…不过培华哥很喜欢拿他开涮,以下趣事(原话):“男人嘛就应该果断点,买东西啊就要果断一些,经常跟他(盛)出去买衣服,他就两件衣服选来选去拿不定主意,培:你干脆两件都买了吧。盛:不行啊这次只能买一件~培:那就这件!盛:可是另一件我也很喜欢啊~!培:你好烦哦我走了!”还有金像奖的造型出炉的时候:“盛:我要拍照发wb!培:No!不准!盛:可是我想拍给我的果子们看~培:绝!对!禁!止!要知道你po上wb不是单单只有你的粉丝能看到的,全世界都会看到的!你要在红地毯之前po,OK,没问题,但离红地毯还有这么长的时间,怎么能这么快就公布于众?我们也是有职业上的一些禁忌的。”后来老盛头还是乖乖听话了!真是萌得以头抢地啊怎么能那么娇憨可爱!!!

签完名之后就开始签私人物品了,这次还有不能来的人托了很多东西给他签,真是签到手软,我说:“这次真的辛苦你了。”他说:“不辛苦,看到你们就不辛苦了。”然后还录了一段视频给不能来的人,这饭杀真是琳琅满目各种丰富(跪了)怎……能……不……招……苏……

中途一段他被凤凰网叫出去采访了,原来有说要让我们站在他身后说些什么不过后来还是作罢,幸好,还是不要露脸的好……

回来之后他继续拆我们的礼物,应大家要求每个礼物都要拆来拍一张照片,他真的每个礼物都拆出来,遇到是招财猫的就比个猫爪,是个枕头就套在脖子上拍照,每一件礼物都珍而重之,一点不会怠慢任何一个。

期间我蹭到他旁边拉仇恨想悄悄合影,结果他很光明正大地转过来跟我拍了一张~当然最后所有人都能如愿拿到合照~我还跟他说“我可以代一只米飞扑你吗?”他立刻瞪起眼睛双手护肩:“嗯?!你想怎么扑!”(2333333)他还问我跟一只米怎么认识的,我说我们认识10多年了。他说:网上认识的?我:嗯,论坛上。(遥远的腥风血雨Slave乐趣园论坛啊)他就一幅:哦艘德斯涅的样子。我说我今晚拉死仇恨了一只米要气死了。他就兴致勃勃地说:拉!尽量拉仇恨!我们今天就是要气死她!

后来我还把狮子送我的一套同人图明信片拿了一张狐仙的给他签。他想了想对我说:“那我叫你鸭果儿好不好?”“好!”谢盛上!盛上叫我什么都好!(狗腿……)他就写了To盛鸭果儿。

他来跟我们茶话,就是一直不停手地在签,在拆礼物,一直没停地在聊。后来我看了凤凰网的视频,他说他一直一个人长大,所以很爱交朋友,很喜欢大家在一起热闹的感觉。看得出他也许是很怕寂寞的人,他这种很想跟大家一起玩的感觉是真实的,如果没有经纪人在旁边提醒他,他会玩得更投入。后来据去送机的人说,他也依依不舍一直很想跟人讲话,但后来还是被飞哥提醒他要离开。感觉有点小小的心酸……

一直到最后,已经要来不及签太多东西了,还有很多本金像奖的场刊要托签。十点多了他还没能吃上正餐饭。最后我们出去外面拍大合照,他拍完之后,飞哥催他要离开,他说:“来抱一下吧。”大家受宠若惊地要晕过去了,我已经不记得是谁先扑上去抱的了,轮到我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温暖的拥抱。脸贴在他的耳朵上,他的耳朵凉凉的。大家意犹未尽地继续跟他拥抱拍照留念,到最后飞哥实在是要把他扯走了,我们也推他说:“老大你累了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啦。”他才扁着嘴不情不愿地跟着走。这时候我们的大救星培华哥说他也没有吃饭,盛上问过我们要去哪里吃,我们说要带小哈去庙街吃宵夜,于是英明的盛上作了一个决定——跟我们一起去吃宵夜!(飞哥扶额了吧)

飞哥后来上酒店住宿把一个大箱子空出来,把我们的礼物都塞进去放回酒店,才跟我们一同打车去庙街。我们就这么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在路上,真的好像普通的朋友相约去吃饭一样,根本没有人认出他就是明天要走红地毯的明星~老盛头脱了外套,身材真的超好,所谓盘儿靓条儿顺指的就是这样了吧。我路上跟他聊,他说他7岁开始学京剧,之前他说过自己想往武生发展,但老师偏偏安排他唱老生,他当时很不理解,后来才明白老师的苦心。我问他拍戏和舞台演出哪个比较累,他说不同的累,拍戏是身体上的疲劳,唱戏完全是精神上的。话说我真的觉得狐仙这出戏真的把他那种很特别的似人非妖、亦男亦女的神韵完全表达出来,他自己也说加入了一些旦角的元素,他整个人就带些仙气。龙门的时候二档头甫一出场,我就觉得这人真像个女扮男装的女孩子,他很秀气又很仙气,这样长着水墨画一样脸和神韵的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美人现在已经真的很少见了。

到了庙街,我们坐下来围了一桌,盛上说要开啤酒,结果没人听见没人理他(囧)…飞哥把关说要吃清淡一点的。Johnny哥的PL女友帮我们拍照,于是就有了那张他最先po上wb的干杯照。他一边吃饭一边帮我们念wb留言,结果发现后方大部队都怒了,因为没有进行现场直播。我们让他跟后方解释,是连不到wifi上网。他一边刷还一边给我们看大家的留言,然后趁飞哥出去买凉茶的时候,叫了椒盐排骨偷吃(因为唱戏要保护嗓子,飞哥严禁他吃刺激性食物),还帮我们买了单。最后飞哥总结性发言,感谢大家,因为真的太晚了,明天还要继续忙一天金像奖的事情,所以我们的盛上必!须!回去休息了。培华哥说我们战斗力不行,还剩了很多菜。但是他指着我说:我喜欢你,因为你很能吃,你一直在低头吃。我最喜欢你!……我当即就囧了,妈呀我究竟是怎么一个吃相!我知道我整晚就着老盛头下饭一口接一口的很开胃但我也毕竟饿到11点了……||||||||||||||

最后我还在吃的时候肩膀后面就绕来一只手,紧紧握着我还拿着筷子的右手,我满嘴油和食物地抬头一看,是盛上握着我的手说谢谢。然后他挨个挨个地握了每个人的手说谢谢,谢谢你们过来。……这个结尾太TNND让我老泪纵横涕泣长流了可是为啥是我满嘴饭的样子!!可以NG重来吗亲爱的盛上!!!!!!!(寒风)

拉仇恨照片埋起来
[PR]
by miyagi-slave | 2012-04-28 23:33 | 浮氣大根 | Comments(0)
我觉得我应该反省自己,原因如下:
1,太久没有写超过140字的文体,语言表达能力,文字叙述能力都急剧退化到学龄前水平,所以若有语无伦次之感勿怪
2,骑在墙头之上下不来,说真的从年初到现在都处在忘了自己是谁的状态

虽然这几年来他们新意欠奉,很多动作都让人觉得厌烦,例如现在尼轰唱片业最爱搞的一招多版本攻略,不过这也可以原谅,mp3大行其道的当下,出唱片不赔本已经算不错,当然要想尽花招多赚点,;还有就是电视电影都播过若干次的live也拿来炒冷饭,你说有什么炒头,还不如拿1223那场,我就不太明白为啥那场一直拿不出手?(去看过的人你们评评理,究竟是什么地方拿不出手了?)还有那倒数,真是令人呵欠连天,喂你们是最擅长出新招的,为什么变成像素鸡的小提琴一样来来去去都那个调了?
于是对于砸碗,我便是在毫无留意的情况下坦然地接受了。

首先,我自己给自己一个大耳刮,然后把我之前那言论:加長版PROMISE/加長版MARIA/加長版DAYS OF REPETITION/PROMOISE+MARIA+DAYS OF XXXX無縫接合版===全部推翻!!我怎么能说出这么侮辱人的话呢!奴婢该打!该打!
我居然会毫无留意LS的新歌这是空前仅有的一次,前面几首给了我巨大的打击是一部分原因,当然我必须承认我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出外“偷食”所致。是不是因为毫无期待,所以这个水准已经能让我完全的满意,甚至不忍诟病?
一开始“当当当”的合奏似乎为很多人所诟病,然而这确实是让我耳朵一亮精神一振的开门红,跟他们的歌名合上——先Crash,再create。也许live版会cut短intro那稍显冗长的一段?整整intro了两分钟啊!2分16,617的声音一出来,穿透耳膜的清亮!另外4个真的要烧香拜神感谢上天赐给他们这么一个神台级的主唱,不是我卖花赞花香,论唱功Jrock界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有人说听不到J的感觉,其实我倒是觉得J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爹的缘故(我猜的,请勿谣传),他的bass已经不是主打进攻型狂野气势的了,而是走的治愈路线。与其说没有感觉出J,不如说回来的这个J变得更加温柔,更加成熟,在这样一首恢宏的乐曲中,他注重的并不是抢耳而是如何做好更稳健的根基,纯乐器演奏时更加能感觉得出来,他早已学会了如何收敛自己的光芒。在他的新碟on fire里面也能体现出这种沉稳和温柔,这是后话。
五分零八第二乐章那个转折的确有点脱节,宏伟的气势一下回到了仿佛逃避龙那种小清新,说是完全两首歌都不为过,但inoran的琴在这里变回了我喜欢的shinobu的节奏,清澈惑人的重复旋律,衬上sugi的经典soundtrack音效,solo的感觉穿越地融合了。副歌再升华,豁然开朗,完全create了一个新世界的明亮感觉,感动得让人眼湿鼻酸,你仿佛能听到每个成员的solo成品,但融合在一起如此琴瑟和谐水乳交融,这才是我们期待你们从solo里面能带回来的东西,如果说shine和lunacy是solo后的激烈碰撞和实验,各人想展现自己的进步,把自己最好最不同的东西不顾一切地投出来,产生了辛辣四射让很多人觉得刺激又有很多人觉得无法适从的元素,the one就是各人把自己最配合对方的东西拿出来,让他融化为一体。我很高兴能看到他们的进步伴随着成熟和接受,对这几个执拗傲骄又自我的人来说这并不容易。
15点53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是某老板的钢琴,因为这个和弦完全就是林老板式演奏法,让人一下就脑内到一耸一耸地在戳钢琴的肩膀。。哈亚马我求你不要cos,很有阴影的好吧,真的变成月海版艺术人生了好吧= =接着papa沉稳的鼓慢慢把听众引入第三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欣欣向荣的繁盛,预示着将来我们可期待的LS的美好前景。不是promise那种强作健康向上,因为有了前两个乐章的衬托,才能慢慢把1,2乐章副歌在最后结合在一起推向更恢宏开阔的意象。第一次听毕该曲,满心暖意,他们想在promise追求的效果,在the one才达到。

这首歌我相信他们一早已经在筹备,这样挖空心思的把每人的心血去加工融合,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比前面几首明显就是solo作赶时间顶硬上的根本不能在一个比较层面上。slave们不是聋的,哪些歌有诚意注入了灵魂的,一听就能知道,给你们以前惯得耳刁啊!
但我也很担心,不知为何我觉得这首歌出来得很艰辛,有种已经用了血肉铸剑的感觉,必成为经典是不在话下的,我只是担心将来如何,他们依然一铺就散,把精力放在solo上,以后的LS怎样再能超越?不过我觉得他们也一样会思考这个问题。要出好作品,定必不能强迫(不然来几个promise那种糟货也没意思),我还是相信他们,“在适当的时间”会继续有作品,这个“适当的时间”只有他们才知道,毕竟他们已是血肉相连,什么时候有感觉再来一炮,也是他们的事了。
有句讲句,在solo音乐上他们是有一点江郎才尽,光是做音乐不行了还得兼一些副业,不然怎么生存下去?这就是我一直很秉持的一个概念了:不要把兴趣当职业,不要跟最爱的人结婚。这个比方虽然有点不恰当,音乐从大方面说确实是他们最爱的事也变成了职业。但我想表达的是,如果想要美好继续保持美好,你必须和美好保持距离,他们就是因为这样才把LS终幕掉的。Solo,是为了维持生存需求和个人发展而进行的活动,LS是他们最美好的梦,他们只能努力地从别处汲取养分去供养这个梦,这没什么不好,我希望这是他们、我们在这个无奈的机械式运作的世界里仅存的唯一一片乐土,而不是一个负担。

=====作为计量单位的“砸碗”=====

例句:
1,今天我洗衣服用了不到一个砸碗。
2,从公司到家的路程需要两个砸碗。
3,唱6遍砸碗,live就结束了。
[PR]
by miyagi-slave | 2012-04-03 15:57 | 月海光華 | 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