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トップ

BLUE TRANSPARENCY

我的双面男友-6-

我的双面男友-6-



我的双面男友-6-

真矢的手机响了,雷拉点点头,示意他接听。
真矢走出会议室,轻轻关上门。
“喂,世俊?”
……
“呃……对,我在总部大楼……”
……
“咦?什么?不是还要再呆一段日子吗?”
……
“嗯?有这回事?……他不在香薰理疗院么?”
……
“……你忽然问我,我也……等等,喂喂,喂……”

真矢打开门回到会议室,表情有点不知所措。
“那个韩国佬打来的么?”雷拉姿势优雅地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嗯。”
“呵呵。”
真矢也不敢坐下,看看杉原,又看看雷拉,好像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我跟你讲过的吧?非我族类,其心必殊。嗯?”
“……这个……”雷拉的笑容让真矢心里渗得慌。
“这里只有我们三个,我就说开了吧。我一开始就反对你跟韩国当地人走的那么近,要接手真矢组而已,谁不愿意干?对吧?我们自己缺人么?也不是吧?在人家的地头发展,最讲究的是什么?我们日本人向来是最团结的,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繁荣。你在韩国做生意,和韩国人礼尚往来,井水不犯河水,偶尔给他们当地的势力提供点点好处,你就能混得风生水起,你说对不对?……别一直站着,坐。”
“哦哦……”真矢诚惶诚恐地拉出椅子坐下。
“我跟你说,丁世俊这人,是出身韩国军方的,而且当年在北韩的时候,这厮就是做情报出身,被南韩军队抓了以后倒戈的。这种不清白的地位,这样的黑历史,你都敢跟他称兄道弟,我都没说你啥,我对你们够信任了。你说他仗义吧,能干吧,我就不相信仗义能干能捅出这漏子来!”
雷拉忽然提高音量,往真矢面前摔了一份报纸。
是韩国的报纸,真矢一下懵了。
忽然传来急急的敲门声,一个安保人员没等答应就闯了进来:
“雷拉老大,那个韩国人!!……”
话音未落就被一把推开,丁世俊气势汹汹地走进会议室。
杉原立刻拔出手枪站在雷拉前面前。
“说曹操曹操就到呢。”雷拉仍淡定自如地喝着红酒。
“世俊……你怎么忽然……”真矢吃惊地望着他,这人只不过是一星期没见,就头发乱糟糟的,还长了一嘴的胡子,像是刚流浪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兰在哪里?”
杉原的眼神游移了一下,枪依旧指着丁世俊,雷拉悠然地说:“这儿可不是兰工作的地方哟。”
“世俊,你这样对老大说话太没有礼貌了!……”
“老大?……”丁世俊看了眼真矢,嘴角浮起笑容,“他是丁世俊的老大,不是我的。”
真矢满脑子问号,他想仔细看清楚胡渣下面的脸孔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韩国人。
雷拉了然地笑笑,拍拍杉原的肩膀示意他退下,自己走到丁世俊面前,说:
“……原来如此,你就是兰常提起的那个吧?”他伸出手,“我是雷拉,初次见面,润。”
真矢的表情更惊异了。
被叫做润的没有和他握手。
雷拉无奈地扁扁嘴:“好吧,不过,我还真的不知道兰去哪里了哟,也许他不好意思和你相认,躲起来了也不一定。”
“相认?这是怎么回事?”真矢这回是真的被搞糊涂了。
“您既然现在是润了,那么让我确认一下,您知道我们和丁世俊的合作关系么?您还认得身边这位老大哥么?”
润看了一眼真矢:“认得。”
雷拉把报纸拎起来,在他眼前晃晃:“丁世俊那个韩国佬给我捅了篓子,韩国警方在彻底清查地下组织的违禁药品交易,真矢组管辖下的几个据点成为头号靶子,就是你负责的那批货,警方掌握了所有线索,包括药品的数量、成分和交易渠道,那些韩国佬想要借此机会毁掉我们在那边的生意。在事情没真相大白之前,请暂时委屈您留下来,接受我们组织的调查。”
话音刚落,二、三把手枪同时对准了润。
“等一下!”真矢站起来挡在润面前,“我觉得事情有蹊跷,而且……这个人,你不是说他不是丁世俊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实在被你们搞得很混乱……”
润忽然举起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枪一个干掉了面前用枪指着他的喽罗,一手挟住真矢的脖子,把枪对准他的头。
“世俊你……你干什么!”真矢惊叫。
“哟,你的身体反应也和那个韩国人一样敏捷嘛?看来这26年你也并不是窝着睡大觉呀?”雷拉按住杉原的手说,“让他走吧,一场兄弟,别伤了和气。”
润依然警惕地挟持住真矢,用枪指着那些全副武装的安保慢慢退出。
“按电梯。”他对真矢说。
真矢战战兢兢地按了电梯:“世俊……冷静点,有什么话好好说……”
电梯门开了,润又让他按楼层,一直高度戒备,直到电梯关上。
“为什么放他走?”杉原愤愤地把枪塞回腰间。
“只要有兰在,他走不了。”雷拉眯着眼睛说,“倒是你,真不知道兰在哪里?”
杉原沉默了半晌,摇摇头。

===========

雷拉手握着方向盘,挡风玻璃外的景物像电影一样一帧一帧掠过。
他开车不快,这样他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心情好的时候哼着歌儿,回到他小时候经常游玩的神奈川海岸,看小孩子们戏水玩乐,回想他无忧无虑的童年。
但今天的天气并不好,灰色的天,混沌的海,没有半个人影。
他把车停在海滩附近的停车场,走下车来。寒风吹打着浪,撞上沙滩发出阵阵低沉的叹息,偶尔飞过的海鸟呜咽着,妄想撕毁天空的宁静。
雷拉两手叉进衣服口袋,瑟缩着,走向海滩边伫立的男子。
棕发的男子穿着朴素的大衣和牛仔裤,举着手中的单反相机,全神贯注地对着海天交界处。雷拉没有打扰他,几声清脆的快门响毕,他慢慢放下了相机,回头注意到雷拉的存在。
“好久不见了,井上。”雷拉说。
他们沉默着,井上继续低头检视自己的照片。
“到处都在找兰呢,他们找过了兰去的地方,都不见人,我后来一直追问悠,他才告诉我了。”
井上把镜头盖上,在沙滩上坐下来,雷拉也在他身边坐下。
(悠不跟你在一起,没关系吗?)井上打着手语问。
雷拉望着自己的脚尖,扁嘴笑着,摇摇头。
“我也该让他休息一下,他在我身边总是精神紧张。……嗯,对了,你上次说过想再出去旅行,决定出发日期了么?”
井上点点头。
“唉,真好呢。”雷拉百无聊赖地拣起身边的贝壳扔向海中,“杉原说,想带我去看看他那个住在美国的漂亮女儿,说了好久了,我们也没有时间去……”
井上默默地凝视着雷拉。提到杉原和他的女儿的时候,他的表情总是带着一种像在期盼着什么似的纯真。即使雷拉永远都在人前保持着这样温文的仪态,他依然是所有“月海”的成员最畏惧的雷拉老大。
“发生了很多事呢,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好像很多事情都由不得我控制了。”雷拉仰头叹气,“……很多时候我在想,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到底我是真的还是你们是真的?连我自己都搞糊涂了……经营月海都有20年了,我只交到了兰这个好朋友。”
(悠呢?他很爱你。)
“可他却宁可帮兰隐瞒着我。”
(……)
雷拉闭上眼睛,深呼吸着,像在极力抑制着什么,当他睁开眼睛时,眼神中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阴霾。
“可以让兰出来么。”
井上果断地摇摇头。
“每当他遇到挫折的时候,就让你出来承担一切,你觉得那公平么?”
(……)
“他什么也不告诉你,出了事情就躲在你身后,你觉得他是想保护你么?”
(……)
“我昨天,见到润了。”
(?)
“兰的哥哥。”
井上瞪大了眼睛。
“兰从来就没告诉你吧?你别惊讶,其实他也从来没告诉过我,但我这个老大可不是吃素的,所有近我身的人,别说打出生起的所有细节我都能查得一清二楚,就连他们的祖宗和旁系血亲我也没放过,他也明白我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对,兰有个被他叫做哥哥的人,两人都是孤儿,14岁的时候他们从福利院里被人领走,那个时候还没有你。……对了,你对政治感兴趣么?”
井上疑惑地看着雷拉。
“八十年代,是朝韩两国关系最微妙的时期,表面上看政局安稳,通过谈判达成和平的协议,但实际上北韩内部并不安定,与当时的苏联交恶,中国、南韩经济又开始崛起,北韩能够预想自己腹背受敌、四面楚歌的局面……那时候北韩国家其实并不特别穷,但他们后来把财力都用在了军备扩充上,包括武器的研发和暗中增兵,据说军队里还设有秘密机构,专门培养执行特殊任务的兵种,这些人不列入军队编制的名册中,是迷一般的群体。……我跟你说这个的原因嘛,我觉得应该是跟你们被带走有关。我调查过那间福利院,当年把你们领走的是一个韩国人家庭,是一对夫妇,自称美籍韩裔,证件齐备,过来办了手续,但领走了你们以后,福利院再也联系不到他们。”
雷拉勾起嘴角,笑容里已经再也没有刚刚那种温和的感觉。
“我想……这个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你可以去问问兰,问问看你们右臂的纹身是怎么来的,问问看他和润后来有没有见到一群同样说着陌生语言的孩子被刺上那些图案,然后被丢到一个陌生国家。……当然,被抓走之后的事情我就无从得知,即使是兰也无从得知,他中途逃了出来,而他的润哥哥,留在了那儿。”
(兰……有哥哥……)井上一直平静的面容上流露出复杂的情绪(这么说,我有亲人……我并不是孤独一人……)
“看来你和兰真的完全不沟通。”雷拉凑近井上,“他没告诉你?他前几天和润相认了。你也见过润了,他居然没把自己心心念念的亲人介绍给你?他可真无情呀。”
(……我见过……润?)
“丁世俊。”雷拉一字一顿地吐出这个异国的名字,“那个说要带你一起走的韩国人。”
(……!)
“你们不愧是哥儿俩,可真像啊。可润跟你们不同,兰是因为无法承受过去而让你出现,这就是你为什么一直在承担他的负面情绪,而他却永远都能展露快乐笑容的原因。但是润,却是被强制抹去了记忆,20多年来丁世俊一直把守着那记忆的牢笼,无论是润本身还是丁世俊那个守门人,好像都承受了无比巨大的痛苦噢。兰一定知道的吧,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你还在到处寻找你和兰的过去,你作为衍生出来的多余的人,他把痛苦全部丢给你,你却还一直想为兰做点什么,想要寻找兰的记忆,解开他的心结。你还阴差阳错地喜欢上了……啊,其实,那理论上不能算你的哥哥吧。”
雷拉从怀里掏出两张机票。
“你上次跟我说,已经和人约好了,在年前要再出发去世界各地旅行。我跟你买好了去首尔的票,两张。”
井上接过机票,他的动作有一些迟缓,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
“真讽刺啊。我该说这是给你和那个韩国佬的蜜月礼物好呢,还是给兰和润哥儿俩团聚的贺礼呢?”雷拉站起身,拍拍井上的肩膀,“不过呢,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旅行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对吧?……帮我问候一下兰。我走了。”

井上静静地坐着,海风吹起他幼细的棕色头发,露出了那张忧郁美丽的脸庞。
半垂的眼睑下漆黑无神的双眼像失去光泽的黑曜石,映不出前方混沌的海,可却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破碎着,折射出粼粼的光。直到破碎越来越多,眼眶再也盛不住那些碎片,便一滴一滴地溢漏出来。
他一直坐在那儿,直到他孤寂的背影被越来越浓重的混沌渐渐覆盖。

================




车内漆黑一片,雷拉把头靠在方向盘上,寂静狭小的空间里,只听见幼细的呜咽。
“……请不要伤害兰……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对他们……”
他抬起头,后视镜里映出满是泪水的眼睛。
“不可以……让你伤害他们……不能再让你伤害任何人……!”

TBC
[PR]
Commented by 皇冬 at 2011-03-07 11:10 x
RK也要出現了嗎?!
Commented by lilo at 2011-03-07 17:02 x
天哪!除了杉原跟真矢,其他人都分裂了嗎!?囧
Commented by 古月言 at 2011-03-07 21:41 x
挺好的,井上和世俊一起,蘭和潤一次,成就了2對CP不違和。雷拉也是他們的同類嗎?(讀者也快精分了~)
名前
URL
画像認証
削除用パスワード
by miyagi-slave | 2011-03-07 01:01 | 臆想文書 | Comments(3)

這位婦女心思又活絡了